声明

最近两篇博文引起了一些非议,正如某老师警告的那样,别以为你在网上干的那点事我们不知道。虽然我只是在自己的地盘里撒了把野,但我的小心脏却因为主任那几句敲山震虎而噗噗乱跳,我已经意识到我已经走出了错误的第一步,本来我打算关闭这个博客的,但是这个博客是我花了很多心血的,对我这样一个有自闭倾向的人来说,把牢骚倾泻到这里有益于我的身心健康成长,还是保留吧。

为了表示反省,我把博客敏感文章加了密码,除了我自己没人能看到了。

年轻人难免有些偏激,希望老师们大人有大量,我会诚心悔过的。

另外为了避免引起更多的反感,本博客有很多东西不能IE下使用。

另外因为近期feedBurner将被和谐,故再一次新烧feed。需要订阅的朋友侧栏里有标签。

PS:刚有个同学把笔记本上的硬盘拆下来,硬接到我电脑上,半分钟过后电脑没反应,但是睡在我电脑上面的小胖说,什么东西烧了。果然,硬盘烧了,数据线软了,那胶臭味。又是几百大洋啊,半分钟的事。

有人知道原因吗?

关于学费的牢骚

今天把学费给交了。感觉有些人太不近人情了,之前我还特意说了这事,说我想缓两个月交学费。做事很大条的我以为这么做了应该没问题的,谁知道过了几天她居然叫二班班长过来通知我说,不行,你必须交,而且必须马上交,不交就不让你选课!
我的选修课才三个学分,这不是我的错,大一时,没人告诉我要选课。大二时,我选上了,选上了“西方哲学”,结果却因为选的人太少,这门课被取消了。现在不能选课的后果是严重的,这意味着我在下学期别人拿着学位证跟毕业证,高高兴兴的滚出学校时,我还得在这修几乎没有任何意义的选修课。天啦……
今天一大早我就去排队刷卡交了学费,拿着那条染上了我爹妈血汗的收据去辅导班教学秘书那注册。当信用卡刷过刷卡机的一瞬间,我在想,就这么一下我爹妈得刮多少苎麻啊。
在教学秘书那里,她只看了我的收据一眼,就把我的学生证号输入计算机,然后回车,然后告诉我,好了,你注册了,可以选课了。就这么简单?我想不通了。
我知道学费是必须要交的,我只是想缓缴那么一个月,因为现在苎麻的行情实在太差,才2块多一斤。那玩意可是一条条用手刮出来的啊。这4500块学费加住宿 费对老师你这个“教授”来说,也许算不了什么,但对我这个洞庭湖一个垸子里的人来说还是比较重要的,因为我们家的收入却因为老师你的这种不通融行为而损失 4500块。我已经向你解释过了,我只是想缓交一个月而已。
我查了学校财务处关于学费缴纳的通知,上面说有困难的同学可以申请缓缴。老师我觉得你有点过分。
我一直以为我跟老师的私交应该是不错的,我帮她修过好几次电脑了,我还记得有一次我连午饭都没吃,一直在辅导班忙到两点多。而且每次老师打电话到我们宿 舍,我都会马上换好衣服,步行十几分钟过去。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我并没有要求为我行特例,我只是想在学校的制度下行事,仅此而已。
不管怎么说,老师你得罪了我。所以老师你别想得到我的尊重了,更别想要差使我了。

网摘——china

我发现用Google Reader读新闻很爽啊,那些被和谐了的网站照看不误,什么内容都可以。不过我隐约有点担心Google Reader的命运,这么搞,迟早是要出问题的。

新闻太多了,我只能挑我感兴趣的,和中国有关的。以后有空就把当天看到的国外媒体上跟中国有关的新闻转过来。

Dig 5:20 PM (3 hours ago)

Chinese People Got Mad Skilz (pics)

Check out these pictures of some folks in China making the best of what they’ve got. I think that first photo might be plastic bottles. If so, that guy’s been saving up for retirement and is on his way to cash in.

BBC 6:57 PM (2 hours ago)

Taiwanese march to back UN bid

Tens of thousands march in Taiwan to back a government plan to hold a controversial referendum on joining the UN.

4:42 PM (4 hours ago)

Two Russians found dead in China

Searchers find the bodies of two out of six Russian men who went missing in China during a canoe trip.

9:57 AM (11 hours ago)

China frees NY Times researcher

A Chinese journalist working for the New York Times is freed by Beijing after spending almost three years in jail.

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

Sep 14, 2007 (yesterday)

China emerges as leader in cyberwarfare

In recent weeks, China has been accused of hacking the Pentagon as well as British and German government offices.

Sep 12, 2007 (3 days ago)

Beyond food and toys, China struggles with its global reputation

Marines say the strategy in Iraq’s Sunni province works, but sheikhs say US support has an expiration date.

迷路的理想

面对电脑痴呆了半天,手指在键盘上爬行得很艰难,光标的每一次闪动都像是我的挣扎和犹豫。
答应刘老师写一篇文章的时候没想很多,因为无数个凌晨两点我都这样拼凑着我的思维,弥散我张牙舞爪的愤怒,偶尔用一串只有某人能看懂的文字诉说我的爱恨交织。而现在我要面对的是一群还未闯到高考的学弟学妹,这意味着许多禁忌,这意味着我不能用我的语言来描写我的生活,点燃的是烟,抽的只是感觉,我只能这样说。
记不得谁说的了,二十岁的时候不愤怒是不会有什么出息的,如果三十岁还在愤怒同样不会有出息。这么看来至少我具备有成功的潜质,我在该愤怒的青春里愤怒了,在该平和的青春里平和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对世界竖着中指,不满和牢骚让我的大脑不由自主的去发现去思考去控诉。因为网络的存在有时候我会去看过去的我,但读不了几行总是匆匆的逃走。发现和思考并没有因为青春的拖沓进行而停顿,不断的愤怒太累了,渐渐的对这个世界妥协了。曾经我把自己的这种妥协理解为麻木。没有比一个追问意义的人意识到自己是麻木的更痛苦的了,这是一种任谁也玩不起的自虐。万幸的是后来我想明白了,愤怒是因为我把自己放到一个旁观者的位置,现实提醒我,我只是个参与者。人老了还玩硬核摇滚显得多么的愚蠢。
青春不准回首。
上午的环境生态工程后,老师走过来跟我聊了会Linux。聊着聊着突然说了一句你该去学文,我看了你的博客,办公室的几个老师都看了,说完就回讲台继续上课。虽然我勉强把视线集中到手中的书上,但思绪就像滴到宣纸上的墨一样,渲染开来。大四不是一个谈论理想的时代,理想只是一个卑微的奢侈品,社会家庭学校都在强迫我们抛弃理想,老老实实的投入到创造平庸的生活中去。很多时候我们都是用天真来形容理想的,而天真只有在合适的年龄里才显得可爱。很多东西比理想重要,考研,工作,甚至是女朋友。而我身边却总有朋友在提醒我,你活着应该为理想。哪怕是爸爸,也希望我不放弃专业的同时珍惜对文字的爱好。在这个埋汰理想的时代,我的理想却被身边的朋友念念不忘,为什么?
我们总是在佩服那些逐梦的人,总是以为那些人跟我们不一样,甚至有时候我会觉得正因为马克•英格里斯没有双腿他才能登上珠峰。也许正是因为习惯了崇拜才让我心安理得的陷入平庸。面对这些提醒我的朋友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我一直走在一条”正确”的路上。我还是被视为了背叛者,我想了些问题,问了些问题,试着解答了些问题。我想了三十岁时该想的问题,问了四十岁时该问的问题,试着解答了五十岁的时候该解答的问题,我把人生倒过来了。这样做的后果是我觉得生活无聊透顶了,我还只有二十岁啊,管宿舍的阿姨每次查房都说:你们这群小孩就知道玩电脑,唉。
路始终是正确的,因为是许多人走出来的。走在这条拥挤的路上,我迷路了。

PS:这是篇让我自己都觉得恶心的文章,典型的无病呻吟,但是面对小师弟们我只能写出这些垃圾.

新烧feed

今天早上在把几个常看的博客导入到Google Reader的时候,一次误操作我导入了自己的博客。然后我就发现我的feed不能用了。我博客的固定读者就是几个朋友,这几个朋友似乎都不知道rss这种东西。后来我一打听,我从高中到大学的同学里用过rss的人似乎就只有一个,sky。

真该给他们好好的上一课,这么好用的东西怎么普及度这么低了。

新烧了一个feed,这次是以vinking为ID的,定制工具选择了在中文里应用较多的Google Reader ,跟抓虾。前者不只是可以订阅到Google Reader,还可以添加到iGoogle。

还有去http://services.nexodyne.com/email/index.php做了几个邮件Icon,一并放到了博客首页上。

怎样把Twitter加入博客

对于我这种自闭的人来说,写博客是个不错的选择,但博客写起来却有些麻烦,要是搞个涂鸦板的一样的东西随时在上面涂点东西该多好,sky walker搞了一个饭否,我也搞一个,搞一个现在超流行的Twitter

进入 http://twitter.com/点击’Join for free’.按要求填一些资料,需注意的是,假如你选择”Protect my updates”选项的话,其他人就无法在没有取得你认证的情况查看你的信息。我只想对自己说话,再说我用中文说话估计不会有人能关注到我,正合我意。

申请成功了,赶紧发了一条消息,嘿嘿。要是每次都要上网站写消息那也太麻烦了,在setting里选择Phone & IM,phone手机选项我估计在中国用不了,要发送一条SMS短消息到40404 。还好IM支持Gtalk。

然后就是把twitter加到博客上了,选择代码之前在Account里Protect my updates前面的框千万别选,选了你就别想找到代码了。然后选择Badget,看到了吗?选择真多。\ 我的博客是用wordpress搭的,所以选择了Other。选择会自动转向代码页,有flash just me ,flash,with friend,跟HTML/JAVAScript。作为中国用户flash,with friend完全没必要选,选了后调整到合适的长宽是件很麻烦的事情。JavaScript代码很简单,对打开博客页面速度有帮助,只是界面非常简单。我选择了Javascript。把这些代码加到博客里就不用赘述了吧。颜色和大小的调整稍微懂一点JAVA都会。

不会有人说我崇洋媚外吧,那么多类似的国产插件都能实现同样的功能,而且速度还要快一些,我只是顺便学学英文而已。

刚好在dialog看到一篇介绍Twitter的文章,写得不错,建议感兴趣的人去看看。

http://dfjyqc.blog.hexun.com/8722161_d.html

写本书真的很难

新闻出版总署发通知规定“印客”网站“不得接受非出版单位和个人的委托印刷图书、期刊和报纸”。

怎么看上去这条规定显得这么可笑了,因为答应过rain的礼物,所以赶紧跑到跟和讯有关联的印客网上去瞧瞧,好像没关张,放心多了。

虽然十七大召开在即,虽然yo2的群里告诫我们不要在敏感时期发表敏感言论,但如此骨鲠在喉,实在无法忍受,我等不怕和谐。按照新闻出版总署的意思再推理一下,似乎这博客也是要不得的,也可以发表与主旋律相左的言论。

第一次知道印客的时候是在和讯,当时还下载了印客通,准备也给自己来一本书,显摆显摆的。那玩意做出来可比电子书要有意思,必要时还可以用来泡妞,求职。把那么一本精美的署着小强大名的书往小妮子手里一放,那还不得把我崇拜死啊。再说写了这么多博客,说不定那一天我的博客东家就给倒闭了,或者给黑客一捣鼓把数据给毁了,那我不是白忙了吗,要是能印成这么一书,我心里也踏实,也能给不上网的爸爸妈妈叔叔阿姨们看啊。多少年后也能给自己的留点回忆。一本写给自己和朋友的书对这个社会有啥危险啊?对那些大牌狗屁作家的权益有何损啊?

出版社能给我一本属于我的书吗?凭什么只有出版社才能出书!

昨天被www.BookGG.com给忽悠了,但是能让我不花钱得到一本书我还是喜欢的。由广告主买单,这主意真不错。听说Google的手机也会采用这种模式,由广告主为手机付费。对于买不起书和买不起手机的人来说这真是个福音。不知道以后的电视会不会用这种广告换电视的做法,不过现在的电视广告也太多了,足够换台电视了,电视台真应该为我们的电视付费。

A:注意啊,十七大要开了,小心点啊。

B:是啊,是啊,谁叫咱不是王小峰,如何实在忍不住就去王小峰的博客上留言吧。

C: 咱们讨论天气吧。

D:郑州今天晴了

E:杭州也晴了

F:武汉————晴

G:台湾地震了

A\B\C\D\E\D\E\F:糟糕,来了一个不怕死的

请大家看完评论时务必注意,如果你不知道要讨论什么,请讨论你所在城市的天气状况。

毛主席说:吵死了

一边看着美网的厮杀,一边浏览新闻,没有ACE球,也没有真要的要闻。

唯一闯入视线的是“张朝阳对毛主席的保证”,大概是前天,Gmail里推送了相关的新闻,说sohu的Alexa的排名在领先新浪两个月后又跌了,当时没有说明是因为Alexa的算法改变了。大概这次中国网站排名下跌是整体的,新浪也跌了,但从网上的消息来看好像都是针对SOHU的,反正没有人说新浪作弊。难道就因为SOHU排名跌得快一点,幅度大一点,就断定作弊了?

我的看法是要是这是作弊,那谁都作弊了,大家的做法都差不多,只是人sohu的手法不幸有点落后于其他竞争对手。还有人指出很可能这就是一个阴谋,有人先抬了sohu,再把sohu给结结实实摔一下。我想对张朝阳说,犯不着跟X浪计较,也没必要觉得自己多委屈,这互联网本是今天你损我,明天我损你。这让我想到“很久”以前新浪跟sohu博客搬家工具的争锋,看起来在那一战里张朝阳好像是占了点便宜的,那姿态做的,明显就是跟牛根生学的嘛。蒙牛自己掏钱做广告还把伊利排在前面,还唯唯诺诺一口一个大哥的,人伊利也不好说什么了。

这两天新生开学,校门外,一学期一度的移动联通争霸赛进行得如火如荼。我建议移动的广告为,“在动感地带里啥势力都得听我的”,当然联通也可以挂上“带上新势力,你的地盘听我的”。

刚好FREERE以一记漂亮的ACE球搞定了比赛。

喜事

收到老张的邮件,我当干爹了,他当亲爹了。妈的,这份又让他拔了。老张不无得意的告诉我,他的产品是个小帅哥,不过我喜欢闺女。一想到老张已经建立了稳固的后防,现在又有了事业的重心,而我还得坐在教室里心猿意马的听一个语无伦次的老师瞎扯,落寞就像伦敦的烟雾一样,铺天盖地。

MSN上碰到了silent,小姑娘刚搬家,又换了工作,在博客上贴了一大堆牢骚。为了让小姑娘平和,也为了废物利用我心头的落寞,我决定现身例证。就您那样还牢骚了,瞧瞧我,这就是生活。说实话挺佩服小姑娘,只身闯北京三年了,换了五家公司。最让我服的是,找工作对她来说显得那么容易,而她透露的待遇给我打了一剂强心针。简直就是一片哀叹中的一声欢笑,多好。

感冒了,坚持了两天,最后还是没能把持得住,找了感康,在一杯咖啡的协助下顺利的让感康抵达咽喉以下的部位。嗓子里有一种类似于痒的感觉,越来越严重,看来今晚将有一段艰难的时光,数绵羊估计是不行了。

罗生门

逃课回来打开Gmail,先看了G的邮件,毕竟昨天复制邮件的结果是发出了一封非常不合时宜的邮件。还好,美丽的宽容的G没在意我的这种唐突,而是沉浸在我营造一种文艺气息里。

感谢我对黑泽明对『罗生门』的吹捧。吹捧比讽刺好。附录我在邮件里的吹捧.

一个人静静的看了《罗生门》,也许这是日本电影史上最有名的电影吧。要不是黑白的画面提示我,真的很难看出这是30多年前的电影。难怪黑泽明能享誉全世界。

拍这样一部片子应该要很长时间的,因为分镜头太多了,几乎每隔几秒就换了机位,几乎现代电影里常用的手法都能从罗生门里找到,看看同期的中国电影,质的不同啊。不过我实在讨厌日本电影里人物的造型,男的都跟猪似的,女的都跟面具似的,整个就一浮世绘,难看得要命。就算到了现在日本古装片电影里人物的造型还是那样的,男的都把头顶的头发剃了只剩下两边跟后脑勺上有头发,然后编个辫子。跟中国电影里出现的日本人差太远了,看来每种文化都有他的审美标准,没准小日本对咱们的长袍马褂也嗤之以鼻。

也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审美标准吧,美应该有多种因素的影响。

最近一直在琢磨着写个剧本什么的,喜欢写字的人总得什么都尝尝吧。写小说的举动一直维持着,可是写来写去还是那么一点字,怎么写都不见长,看来我不是那种编故事的人,所以也不敢给别人看,曾经试着在一个博客上贴了两章,朋友们说,太像小说,太像那么一回事了。听着真不是滋味,像小说的文章会是什么了?也就不敢再贴了,留着自己恶心自己吧。心想既然写不了小说写个剧本也不错啊,大学嘛总要找点事做,写个剧本找影视学院同学拍成DV也是不错啊,听说他们正到处找剧本了。可是写了一点才知道写剧本比小说更难,写小说的光想故事就行了,可是写剧本还得构思画面和镜头,小说想写多庞大就多庞大,可是剧本不行啊,剧本那是要拍出来的,剧本还要考虑镜头,好莱坞都最近几年的光景都是翻拍,改编,原创剧本太少了,剧本难写啊。

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此段为儿童不宜,成人不宜,故和谐了)

1 ...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