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靓颖的认识与不认识

昨晚看翡翠台的金像奖颁奖典礼,本是极无聊的事情,但因为有了张靓颖的出场给我们增添了不少谈资。太有才了,连【國】字都不认识,真是太有才了。平时我还真挺喜欢这丫头唱歌的,尤其那英文歌,真唱的不错,听说前一段时间还在美国开演唱会了,虽然后来被人戳穿只是温州佬用钱请去的给人家聚会助兴的。昨晚她不但不认识汉字,居然也不认识英文【Nakom Kositpaisal】,还在一个劲的丢人,我真替她伤心。由此完全可以证明她智商绝对不会高于50,比刘吵吵都要低。既然想出风头,就得做点功课啊,不认识也可以给一边的陈坤啊,再说了,不认识英文,不认识繁体,但鬼域两字总认识吧。还是小脑不发达。同学们都在感慨,毕竟是高中没毕业啊。回去好好补补功课吧,看人家赵薇,就聪明多了,完整的读完了大学,还卖命的去读研。

联想到去年的金像奖,同样的糗事也发生在大陆明星身上,我们的美丽的李冰冰小姐,一留神把毛舜君给念成毛君舜。

素质,注意素质啊,二十一世纪什么最重要,素质。

PS:在龙潭峡的公厕里,李悦发出了他此生最经典的感言,有时候人生就像一次大便,虽然你很努力,但拉出的却只是一个屁。

我在他隔壁回应了一句,倒霉的人生就是,当你以为你只会放一个屁的时候,却放出了一泡屎。

这两天QQ问题可真多,直到今天才得以登上,虽然不怎么用QQ,但是一旦登不上了,心里还是怪急的。纵使MSN和GK都登上了也还照样着急,天啦,这是怎么回事。

该有多少钱才做善事?——富豪印象

站着说话不腰痛,我现在就站着,说着不腰痛的话。

今昨天,《2007胡润慈善榜》公布,85岁的余彭年位列榜首。与此同时,胡润首次炮轰丁磊和张茵等往届百富榜首富,认为他们并没有真正关心慈善:“近几年丁磊和张茵等都出现在慈善榜里,但他们并没有真正开始关心慈善,我们认为中国的慈善还没有真正的开始。”十大慈善家有余彭年、朱孟依、牛根生、黄如论、杨澜吴征夫妇、陈德勋、李书福、段永平、黄怒波、杨休。”

因为长期爬在网上鄙人对这些人物都有那么一些了解。就让我论一论这些慈善家们。

余彭年是胡润发掘出来的慈善家,已经好几年占据慈善榜首了,这位老人好像是某家酒店的老板。记得第一次看到他的名字时,我就纳闷过怎么开个酒店的也能在中国的慈善榜夺得状元。福布斯富豪榜大陆上榜的可是有不少人啊,全世界都知道中国也是有很多有钱人的啊,但是福布斯上没有他老人家的名字啊,那些上榜的垄断整个行业的富豪们也太谦虚了,居然让一个开酒店的老头给抢了风头。祝福这个老人长命百岁。

说到丁磊,估计大家跟我一样,第一印象是他联合美国一个浙大校友给浙大捐了4000万美元,美元啊。然后才反应过来他是网易的老板。印象中这厮应该是一大方之人啊。再一想,不对,这人能在环境恶劣,凶险万分的互联网时代非常NB的存在,就证明此人足够的心狠手辣。

而张茵这人我就不说了,一搞破烂的,据说其废品生意早就冲出亚洲,走向了世界。作为一名环境工程的学生,我非常佩服她的能力,但我也担心这些废品的处理。搞不好中国成了她张茵发财的垃圾堆。好像她也是大陆最有钱的女人。

朱孟依,居然可以用Google输入法直接打出这个名字,张茵都打不出啊。我居然不知道有这号人物,看来我的情报工作没做好啊。陌生人就不调侃了。

牛根生,这人是蒙牛的老板,我对这人蛮有好感的,好像是从伊利出来的,据说他们关系还不错,能做到这一点我就觉得他是个好人。

杨澜吴征夫妇,平心而论我是先知道杨澜后知道吴征的,Google输入法就只能打出杨澜,打不出吴征,看来大家跟我都一样。杨澜这个人看上去就是那种朴实的智慧女人,她做的每一件事都特别合我胃口,比如阳光卫视,比如她在湖南卫视主持的天下女人,把几个我喜欢的智慧女人都凑一块了,张丹丹,柯蓝。知道吴征是阳光卫视失败的时候杨澜在一个电视访谈节目里说到吴征的理解和支持。这个男人不简单,为女人的理想烧钱,烧完了还要鼓励女人不要放弃。吴征看上去就是那种典型的文人,儒商。从他们为阳光卫视烧钱这事来看,我就觉得他们是那种大慈善家,有着文人骨子里的那种悲天悯人的特质。他们的上榜是最不让我意外的。

李书福,写下这个名字我就有一种佩服油然而生,这人我在电视上看过多次,普通话那种浙江味从来没改过。每次几乎都算舌战群儒,一大帮子成功的企业家质疑他要搞中国的汽车工业。我看现在满大街吉利也挺不错啊。我有好朋友就在吉利大学读书。李书福这人是憨厚的也是狡黠的,反正我是很佩服他的。虽然成功到那种程度一点也没改本色,穿的还是他们浙江温州某个小服装厂做的衣服皮鞋。如果这人出现在我身边我一定会觉得他很锉,但只要他一开口我就会很欣赏他。搞教育搞慈善跟他搞汽车一样都是好样的,都没落俗套。

其实也该写写我自己,我也是一慈善家,只要我路过校园里那些募捐时总会掏出个十块五块的,前几天我就这么干的,虽然当时我身上只有区区十块钱,我还是毫不犹豫的贡献了我全部财产的一半。上学期我们班一同学造血功能障碍性贫血我帮人家募捐了一天,那是我第一次站在募捐者的位置,有很多感受,感受之一就是以后再遇到这种募捐一定要尽自己的能力。

缺斤少两的课

新学期又开始了,新的日子又开始了,但生活却是在重复。每年的开学都是一样,把心狠狠的从旷野中圈回校园。也许今天有些许不同,毕竟我已经大三了,关于外面凶险的世界的流言越来越真切,这里宁静的生活开始变得只是暂时。其实一开始就只是暂时的宁静。晚上睡觉的时候大家的话题不再是皇马巴萨,不再是科比AI,而是考研,工作,大家开始艰难的憧憬,嘴里诅咒着考研的辛酸,工作的难找,心里期盼着自己的奇迹。

新的学期有新的课程有新的书籍,每一门课程的开始所有的教授都有同一个传统,计算这门课他该站着的时间。三年了我渐渐的习惯了教授们告诉我们,这是一本60个课时的教材,而教授们精确的数字同样告诉我们,学校给我们安排的却是40个学时,中间还要去掉五一放假冲掉的两个学时,校运会冲掉的一个学时,那么最后我们拥有的只是37个学时。所以教授们不得不遗憾的告诉我们他只能拣最重要的东西来宣读。然后教授们开始划出这学期我们该学习的章节,很厚的一本书,很完整的一本书就这样被肢解了,三年了我们好象没有完整的学完过一本教材,总是被告知这一章不重要,这一章我们以后用不着。而我们往往学得找不着北。

为什么我们的学时总是不够用?是谁制定的学时?又是谁定的课本?谁该为我们负责?

事实上每一学期的开始教授都会告诉我们教材是他选的,这本教材是如何如何的好,是他从多本同类教材中精选出来的,非常适合我们。非常适合的结果是一本600页的教材我们只学了其中的200页。这个时候教授总是把学时不够的原因很笼统的推给学校,是学校给我们制定的缺斤少两的教学计划。而我们了解到的是教学计划的制定是教授这门课老师自己制定,教学计划包括课时、课本、实验、实习等内容,然后交教研室审核,审核通过了才得以执行,所以课程的主导还是老师本身,课时、课本都是他定的,甚至课本还是他编的。学什么从来不是学生可以主导的,教授们肆意的行使着他们的权利篡改着我们的生活,精心挑选着学不完的教材,讲授着天南海北的知识,是你们对我们失望,还是该我们对你们失望。

也许教授当年也和我们一样对课程表示过愤怒,愤怒的最后是无奈。也许我们将来的孩子也会和我们一样读课程表示愤怒,愤怒的最后还会是无奈吗?

谁批的吉林大学贷款?

今天看网上新闻说吉林大学已经累计债务30多亿,每年要偿还将近两个亿的利息,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田地.走投无路的校方已经向全校师生寻求脱困之计.现在已经习惯每天一开机就先看百度新闻,然后再转到google的Reader,看完这里的新闻再跳到凤凰网看看语录,然后再看看三联生活周刊,最后再转到和讯博客首页看看中产阶级的牢骚,说句实话实在已经没有什么新闻能真正让我有很多感触,可今天这条吉大破产的新闻结结实实给我敲了一闷棍,真是他娘的活该! 话题真热,网上还有相关报道说南昌大学,还有我们学校对面的郑大也都负了20亿,真是他娘的活该.

这钱可都是国家的钱,都是纳税人的钱啊,估计这都是吉大当年大动干戈统一吉林的时候埋下的祸根.这钱要真的泡汤了,有人负责吗,是吉大现在的校长,还是当年统一吉林时的当事人?看这架势,吉大现在肯定是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而且做好了泼皮的准备,就等着外界的炮轰了.这钱估计也是还不上了,只要还有一线生机,他们绝不会让自己暴露在舆论的枪口.但是既然他主动的出来曝光,情况就不一样了.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知错能改,亡羊补牢,虽然无救,但是得救.这是个炮轰的年代,屁大的事闹到网上都是大事,网络上天大的事,现实里他照样不是个事.既然吉大不要脸了咱还能说什么,救呗.反正是纳税人的钱,正所谓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羊毛从来都是长在羊身上,可是羊却从来不穿羊毛衫.

我估摸着吉大的对策可能会有如下几种:

第一,去求吉林省财政,在吉林就属吉大牛B,饿死的骆驼比马大,怎么说吉大也是吉林的招牌,不能埋汰自己的大孩儿,还等着吉大为吉林的经济发展输血补钙了.当年吉林可是花大力气打造的这一中国大学里论得上号的航空母舰,怎么可以就这样轻易的让他给沉没了.人家东南沿海大学负得也不少,可是人家就是靠省财政的补贴才活得那么痛快,怎么说吉大算是沿海的大学,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吉林省各界有必要,也有责任救吉林大学于水火之中.

可是正如网上担忧的此先例一开,那么会有越来越多的大学纷纷效颦,反正有政府擦屁股.我们不妨大胆的设想,未来的一天,在台独势力的挑唆下,忍无可忍的大陆决定还以颜色光复台湾,正当满世界的舆论都在关注这事的时候,大陆却临阵脱逃了,外界哗然,此事不了了之.若干年后,根据当年的解密资料,原来是中国的国库空了,是我们的大学放肆的贷款,然后破产,掏空了国库.

换一种思路,吉大也可以对自己负责,卖地还贷款,谁都知道吉大的校区多,面积大,而且好多都是市区的黄金地带.以中国房地产目前的牛市绝对有能力消化掉吉大吐出来的土地.人家郑大就是这么干的,以天价把在市区的老校区卖掉,在偏远的郊区,在省政府的关心当地政府的热情招待社会各界大力支持下用少得可怜的钱圈进大片的土地.学校嘛,建在郊区比建在市中心好象更合适,荒凉的学校由于娱乐设施的娱乐场所的骤减,广大师生愤而把气力追加于学习之上,多好,估计这两年郑大排名又有长进跟这卖地买地也是有莫大关系的..再说有大学这个巨大的旋涡的吸引,没几年,当年荒凉的郊区就变成了繁华的大学城,这等好活是各方渔利皆大欢喜的.个人认为此法最合适.

最后我认为吉大再怎么狗急跳墙也不会在学生头上动刀的.如果连这个都做不到,那吉大就真的破产了.

我来也

自从我打算重塑我文化青年的形象后就有离开新浪的想法了,虽然在那里认识了很多朋友,也有过很多美好的瞬间.但是今天新浪再次删掉了我的文章,而且是不可恢复的删除.虽然那篇文章不是我最喜欢的文章,但是却是我所有文章里最受读者关注的文章,浏览次数也有500,留言也有几十条.我不清楚新浪博客编辑删除文章的标准是什么,但我觉得我写的《重温一九八九》是没有任何理由删除的.

愤怒之下我转投和讯门下开始新的生活.以前我就一直喜欢和讯,在用google的时候我发现和讯博客上的文章都写得很不错,比新浪的弱智强多了.一年前罗永浩离开新浪的宣言,现在我也要离开新浪悄悄的.

创刊号–vinking生活周刊

终于决定重新回到文化生活里来,毕竟伤感的男人太小男人了,毕竟我还是文化人.文化人有文化人的讲究,于是我把博客恢复了原始的简捷,文字才是最重要的.装了很长时间的纯情,伤感,感觉那种文字还是别由我来说的好,无病呻吟的结果总是弄来一堆的奚落.还得整天藏着掖着,生怕有同学看了博客,感觉就像在宿舍里裸睡,随时都会有人进来,冷不丁给揭了被子.别,千万别!同学给我对着算命的书给我算命,算的结果是我有比较特别的洁癖,这个结果我是乐于接受的,因为我每天都有洗袜子!

PS:索罗斯说,金钱像蘑菇一般,是长在阴暗的地方的。

下雪的早晨我不在

没想到今天下雪了,而且下得很大,可是知道人却不多,因为那时候大家基本没起床.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早起的学生有雪看.很遗憾我也没看到,等我起来的时候已经阳光普照了.

我以为冬天已经过去了,所以我连厚点的衣服都没带过来.看了一下天气预报,3月5日郑州,晴转多云,-3℃~6℃,北风4-5级.难怪我的心都酸了,这么冷啊.

把寒假在家写的几篇日志发上来了,感觉挺没劲,整天无病呻吟,都不象个男人了.

那天老万跟我在大街上溜,看着身边的红男绿女,老万在感叹,别人都是来追球或者追逼的,咱们是来干嘛的?

重逢

不知道为什么不怎么想见初中的那伙朋友,总觉得生分。除了和老姐有密切的联系,其他人早不在我的生活有动静了。寒假回来家离得比较远的高中同学基本上都聚上了,三天两头的就有找上门,尤其是吵吵,经常还一大早跑过去给她买早餐,可近在咫尺的初中同学却都没能见上一面,他们倒是叫了我两次,都因为有临时有事我给推了。昨晚跟吵吵说晚安的时候她叫我今天又给她带早餐,可我今天却起晚了,早餐是送不了了。等到中午一点多五套也没转NBA,估计今是没戏了。

就在这种无聊的时候我开始找自己的茬。发短信叫出一个初中同学。其实短信发出去以后我就特后悔,因为我叫的是个女生。见面之后,我努力的找话题,可我们就好象两个世界的人,根本没说头,我总觉得我说什么都不好,而她除了骂我几次回绝了他们的聚会后就再没别的说法了。

长时间的沉默让我难受。

算了吧。

她是我的第一个女朋友,算不算初恋我也没法说,那是一场虚无缥缈的,单纯幼稚的爱情,没什么值得特别去怀念的,因为实在太虚无缥缈。

我对她唯一的大胆是在分手6年后问了一句,你还是处女吗?

我好象对她没什么感情,更多的是像对一个姐姐的关心,从一开始就是这样,毕竟那样的爱情来得太容易。突然有一天一个有好些人追的女孩子对你说喜欢你,说想和你在一起,甚至说想照顾你一辈子(这好象不应该由一个女生来说),我只有束手无策,我只有投降,那时我还只有15岁。好象什么都没来得及,好象什么不懂,好象什么都没发生,很自然的就这样过去了,一场没能赶上冬天的爱情。都说初恋是美好的,是一生的回忆。我能说这是我的初恋吗?

记忆中好象每年我们都是还会见上一面的,虽然心中没什么涟漪,可还是不能很好的去做朋友,有说有笑的,总是没话说。相视却不能一笑,都是对不起的脸色。没有言语,沉默一阵,然后背影交错。都没什么感觉。

听另一个同学说,她好象要结婚了,其实我想问她的,弟弟问姐姐。

能给我说说他的好吗?

我知道他们好3年多了。

能给我说说他的坏吗?

我听说她的那一位好象不怎么务正业。

我想告诉你一句,爱情要无怨无悔,那怕是一条走到天黑也没尽头的路。可婚姻却是一种契约,契约的两头是两个家庭,是两个人以后的生活。爱情不是赌注,婚姻却是赔不起的赌注。

很可笑,我居然要告诉她这些,我算什么,我说的这些又算什么。如果有个人把这些话当祝福送给我,我会觉得很恶心。人啊,为什么要装?为什么要道貌岸然?为什么人总要把自己的意志加与别人?

得亏不会有人知道我这么无聊的想过。

百年的好合

在朋友的婚礼上我忍不住的感叹,就这样结婚了。

昨天朋友来接我时我问他婚礼准备得怎么样,婚纱照什么的都弄了吗。他告诉我以后再弄,他连个照相机都没准备。

婚礼,人这一辈子能有几次啊,就这样随便?

朋友的婚礼真的很简单,连个形式都没有,看不到多少喜庆,也没什么朋友,只有新郎西装上的新郎标签证明这是一场婚礼。新娘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床边,一脸的懵懂,跟着一群孩子看着无聊的动画片。这就是一个女人的宿命。看不到幸福,看不到期待,也看不到害怕。事实上来之前我想好了很多的话来祝福他们,但是我发现我开不了口,我的眼镜,和我的文绉绉与这场简单的婚礼有不一样的气氛。

在新娘进门之前我站在一群孩子旁边,那群孩子在一个劲的嚷嚷,有个孩子提议,如果新娘漂亮我们就欢迎,如果新娘不漂亮我们就赶她。这个建议得到了其他孩子的一致赞同,我忍不住的笑。这么小的孩子也会喝倒彩,也能挤兑人。我的这位嫂子婚姻里的第一道难居然来自于一群年龄不超过12岁的孩子。当然新娘是漂亮的,这群孩子也兑现了他们的计划,他们齐声欢呼着欢迎欢迎,热烈欢迎,就像儿童节那样。

做为新郎最好的朋友,我把对他们婚姻的祝福盛满酒杯,一杯一杯,九个小时后我还在难受,还是头痛恶心,从床上爬起来连衣服都没穿就坐在电脑前敲着字。我在想我,我的婚姻。直到朋友来我家邀我去参加他的婚礼我才真正意识到原来我真的长大了,都可以结婚了。一直生活在学校的我根本没有断奶,一直活在父母的庇佑下,从来没走出孩子的范围。

写到这里我突然想起了她,说过不再想她的。

很可笑,我的恋爱,我的计划里,一直是以婚姻为目标去恋爱的。和她在一起的日子里,我有计划怎么赡养老人,怎么培养孩子……当爱情没了的时候,我更多的感觉是松了口气,那是一种从婚姻中解脱出来的轻松,不用想赡养老人,不用想培养孩子了,虽然我没有婚姻。

给刘

当明天来临时,今天的一切都已经过去。

本来早打算明天要去拜访刘老师的,虽然心底特别特别的想见到她,但却给自己找了大堆的理由放弃这次拜访。身体里的伤感因子又开始发酵,对于人情对于世故也许我过于在乎,于友情于爱情我都过于认真,当然这些都只是藏在心底。没有玩世不恭的外衣的温暖,我不能度过这一季——冬。老师生日的那天,匆忙中祝她生日快乐,却不知道她年华几许。

对于老师这种职业我是排斥的,很小的时候我就有取而代之的想法,我总以为我会比教训我的人做得更好,我的眼里甚少有权威。很少有人天生的会聆听,但每个人都是教训的天才。而教师却是一种把教训做为职业的职业,他们很难改掉这种沉疴。好吧,就让他们教训吧。有一天一个老师问我怎么定义和她的关系。那一刻我犯难了,这是一道不可思议的选择题。我用了很长的一分钟来思考。就算五年后的现在我还是要坐在电脑前发很长的呆才回味。我不太喜欢回忆,因为回忆里总是我曾经的愚蠢,对我来说回忆就是再一次责备我的愚蠢。可是回忆那一刻我感觉到自己也还聪明。我告诉老师,你不但是朋友,您还是长辈。当时我没有说您,可我心里却是这么想的,可惜我们的方言里没有您这种说法。

我不想以为自己是特别的,也许每个人都以为自己是特别的,都可以把自己和苍生大众分为两类,一类是自己,一类是自己以外的苍生。

1 ...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