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独自吹了两天

风独自吹了两天,我终于有一点想法来写两行博客.

当回家的车票拿在手里的那一刻,突然有不想回家的想法.不是因为家不够温暖,不是因为不想家人,只是我想让自己孤独,让自己难受.

少年的时候不知道痛苦的滋味,总是去做一些冲撞这个世界的傻事.喝酒,一口一杯白酒,就像古代的大侠,知道没有力气举起酒杯,第二天醒来时很难受很难受,要的就是这种感觉.让爱我的人心痛,让自己更痛.

我渐渐的成熟,学会了自私,学会了狡猾,学会了装,也学会了对付自己.不再喝不会喝的酒,不再抽不会抽的烟,不再流不该流的泪.当爱离开我时,也只是在心底默默的折磨,身边的人不会再看到一个颓废的我,也不再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切.我就这样浮在人世里,不再显眼,虽然年轻的锋芒照样锋芒.

风独自吹了两天,停了.

我也该走了,收拾好心情,家是温暖的,不能因为我而凉了.

一路寒风一路灯影里来去

很久没更新了,忙吧。快考试了,很多考试都堆在一块,要复习的东西太多了,不是要复习,是要学习的东西太多了。

每天都会去同一个自习室,3#4楼的一个教室,因为是4楼所以人很少,偌大的教室就那么几个人。之所以从北区跑去南区自习,开始是因为那里人少,而且不会看到同学,后来却已经是一种习惯。每天都在一路寒风一路灯影里来去,说孤独谈不上,因为李悦总和我在一起。(李悦是隔壁宿舍的,理所当然是男的)

李悦总是说自己笨,所以要上自习。而我却一直认为自己不笨,颇为自负,但是聪明都用在学那些“没用”的东西上了,所以也要上自习。

那个教室里的常客不多,人总是来来去去的,有时候回过头去看教室里的人,就像一盘下得差不多了的棋局。教室很大,但零散人却大致坐得有规律,这是我长久的统计。它服从某种数学规律,如果拍下每天教室的图片然后重叠,你会发现人们都偏爱某些位置,即使所有的位置都一样。比如我,就喜欢呆在左前方,即使平时上课也是这样,通常那里是一个最不引人注意的地方,而那里却可以完整的观察到每一个走进教室的人,正面侧面。坐在前面是不便于看后面的,而我正好不喜欢回头。我很少回头去看一个人,哪怕她美得极致。

常来的人除了我和李悦,还有两个女生。两个都说不上漂亮。一个女生以前一直坐我前面,她坐第一排我坐第二排,后来暖气来了,她坐到右边去了,但还是坐第一排。时间久了我注意到的却只有她有一个汽车造型的手机,有一个渗着银光的水杯。手机和杯子每次都是放在桌子上的。我好象从来没仔细看到过她的脸,因为她总是比我早到,而我却总比她晚离开。很奇怪,从来都是这样。另一个女孩我知道她为什么每天都出现在这里,因为她勤工俭学负责打扫这个教师。我猜测过她的家事,从穿戴上基本可以看出来。现在的女孩已经很难从穿戴上看出来了。我觉得她应该是一个倔强的人,不怎么喜欢说话,在一个很封闭的环境长大,没谈过恋爱。两个女孩从来都是一个人。

在教室里我是一个很安静的人,可以说是从来不说话,那两个女孩也是,我从没见过她们说话。

有时候我会很烦恼,当我做了英语试卷的时候,后面两个家伙在不停的聒噪,很想过去抽他们,很想站起来告诉他们,这里是学习的地方,不是谈恋爱,不是讨论游戏攻略的地方。但是我从来没说过话。冬天外面很冷,情侣们都撤到教室里来了。而且他们总是占着最好的位置,暖气边上。

唉……

有时候夜是很清晰的

我有很多好朋友,一个叫刘吵吵,一个叫小鬼子,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这么叫他们。

刘吵吵是个女孩,很明显,我喜欢她。

刘吵吵确实很吵,至少在我这里她是吵的。如果那天我手机没电了没在睡觉之前给她发短信,第二天我开机的时候一定会看到她的留言,“你怎么可以不给我请安就睡了”,她一直坚持把我说的晚安认为是请安,没办法,她就是这样任性,至少在我这里是这样任性。

吵吵有一天跟我说,如果我找女朋友一定不能找比她漂亮的!否则她就翻脸,女人翻脸可是很可怕的。她威胁我。我告诉她,如果一个女孩不比你漂亮,那她一定很丑了,这个时候吵吵是不会不开心的,因为她知道,在我眼里她是最漂亮的。还因为在365天里,有364天是她在嘱咐我,小强啊,你怎么能长得这么丑了。打击我是她生活里一件最平常的事,跟吃饭睡觉一样平常。如果有一天她说,嗯,我觉得你还是蛮帅的,我一定会高度警惕,她一定又在耍花招。有一次我打算相信她,结果两天后她还在津津乐道我是怎样被她耍的。我记得我一共上过五次当,她说只有四次,我才不相信她,尽管我也不怎么记得。

有一段时间我就很想结婚,结婚得找个人啊,一个人是结不了婚的,可我身边女生都是有主的,而且我也不喜欢她们,于是我诱惑吵吵,我们结婚吧,我们让所有人大吃一惊。我很耐心的劝说吵吵,结婚有什么样的好处,结婚可以做很多没有结婚不可以做的事。反正我把结婚说得天花乱坠的。吵吵问我,你为什么要结婚。我想了想,我也不知道我什么要结婚。那你为什么要和我结婚,我想了想,因为我们很熟啊。吵吵一点也不奇怪我的回答,吵吵说我们不能结婚,因为我们太熟了。吵吵拒绝了我的求婚,我就不再有结婚的念头了。后来我想,要是吵吵说,好吧,我们结婚吧。我肯定不干的。吵吵用两个问题让我对结婚暂时的失去了兴趣。

很奇怪吵吵一直没男朋友,追吵吵的人倒是不少,可是吵吵谁也没看上。有时候吵吵看上了,想考验人家一下,可是没几个人有那个耐心,好象大家都是鸟枪法,吵吵正要答应,可是别人已经是别人的男朋友了。吵吵很生气,说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我总是提醒她,那不还有我吗!

吵吵会警告我,最好好点对她,这样以后她就会好好对我女朋友。哎,什么人啊。

有时候我会忍不住的想,要是吵吵有男朋友了,我能对他说什么。

小鬼子又是我的一个杰作,我给很多人取过外号,但我最满意的却是小鬼子和化工原理老师的外号泡泡龙,现在大家都叫化工原理老师泡泡龙,却只有我一个人叫小鬼子。事实上小鬼子是个很大的人,鬼精鬼精的。我总是说我很佩服他,佩服他聪明,他也总是说佩服我,佩服我傻。聪明和傻是指在感情上,我傻是因为我被人甩了好几次,他聪明是因为他一次也没被人甩过,因为他根本就没谈过恋爱。他总是说,恋爱这东西很麻烦的

明天再写,累了。

FT

天晴了,昨天晚上洗完澡忘了穿裘裤,待宿舍里感觉还很舒服,可是一出门给我冻死了。刚才在校园网的FTP找到这个鱼鱼桌面日记,赶紧用一下,感觉还不错。

    马上就要考试了,事真多,学得真多,感觉一学期的东西都这几天学的。晚上学校的网络又瘫了,受不了,论坛上泡了一阵,感觉没意思,想弹吉他。有日子没弹了吉他都落灰了,找个抹布把吉他擦干净,发现音又不准,又得调弦。调了半天也没调准,于是想去网上下一调弦的软件AP Guitar。去论坛里求,没人搭理我,也是大家都上不了网,我下不了,他们也下不了。在MSN碰到KENA让他帮我下,谁知道他们更绝,学校为了让他们好好复习,直接把80端口闭了。

天杀的。

FT!!!!!!!

调了弦我也不想学习了,在电脑边随便就想研究一下windows进程,于是又去找了一个进程查看器,把每一个进程都详细的看了一遍,还分析了一下,还好没有后门,还不是别人的肉鸡。现在肉鸡太多了,论坛有个家伙在哭丧,他的进程里有个hkcmd的进程,几乎每三秒钟就ping一次。太恐怖了。传闻最近校园网的服务器也中毒了,FT!!!

今天同学叫我双击右下角的时间结果弹出来一个日历,好东西。

同学告诉我windows的还有语音识别的功能,本来想玩一下的,可惜我的office是简化的55555555555,在FTP找了一个office 2007  装的时候发现还要用虚拟光驱,烦,刚好虚拟光驱给卸了。

想玩游戏了,电脑里没有装游戏,但是最后我发现连XP自带的扫雷游戏都没有,FT。

还有比这更无趣的吗?

期盼,期盼早回家了。

PS:AP Guitar的下载地址

进程查看器下载地址

天还是没晴

临睡之前跟朋友说,明天会天晴,心也会天晴。但是你看现在外面还在下着雨,也许明天起来外面又是漫天飞舞的雪花。

终于把思念发出了,却被告知她已经平静了,甚至已经冷漠了。我也平静,因为这本是我熟悉的。看了自己的日记,才知道当初自己的可怕,可恨,一次一次的说着要离开,最后离开了,却是被逼的。不管是我想离开,还是被赶走,到了现在我都会舍不得,都是一样的心痛。她走了,她不会回来。我却在这里一直等待,为我所犯的错。我还是很心安的,等的已经不是什么结果了。等的也许不再是她了。有时候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等谁,只是傻傻的站在那里,她也许还来过,但碰到的却是我茫然的眼神。

朋友告诉我心里空空的,是因为心里的那个人不在心灵的管辖范围里。

雪下得那么大

睡觉之前把窗帘拉上了,日光灯也关了,觉睡得踏实。老高起得最早,我问他几点了,九点半,真个舒服啊。门一开,隔壁屋的小悦子进来了,说下雪了,这家伙平时挺爱诓人的,大伙都不怎么信,不过我赶紧穿上衣裳窜阳台上。还真是,可大的雪,世界都是白的,心里像开了花一样的舒坦。冷都忘记了。

雪落本来是无痕的,可在我的心里,雪却是一层一层的加厚,快乐也跟着一层层的加厚,我忍不住伸出双手去承接2006年的第一场雪,看着一片片的雪花拥靠在我的手掌上,有白色的柔毛化成银冷的冰晶,再化成剔透的水滴,心里莫名的装满了喜悦。从阳台看路上的行人,似乎也比平时多了一份熙攘,多了一份温馨。校园里常青的树有很多,看上去世界都是令人舒服的绿树白雪,很干净,很纯洁。我一直喜欢这种感觉,虽然有雪,但这种色调并不让人感到寒冷。

很快的洗刷,戴上刘吵吵送我的adidas的帽子,穿着长满绒毛的外套,我有一种天使的感觉,感觉回到了童年。走在上学的路上,我觉得到处飘荡的伞有一点破坏这种温馨气氛,让雪花落满一身,落到眼镜上是一件很美的享受啊。

我真想雀跃,想欢呼,但我已经21岁了。我害怕诧异的眼光。如果我有一个女朋友,我一定会幸福的看着她雀跃欢呼,陪着她雀跃欢呼。

今天的风比较大,雪花一会从东边飘来一会从西边飘来,到处都在拥抱我。我看到一个老师跟我一样像个雪人。

在教室里我还是不安分,用手在玻璃上写隶书。可惜同学们并不欣赏,倒是老高写的阿福是大SB博得了大家的掌声。

回来的路上,广播里放着“雪下得那么深,雪下得那么认真……”

明天不怎么美好

我不清楚为什么那些有个鸡毛令牌的人都喜欢折腾人,也许这是他们唯一拥有的,所以特别珍惜吧。

在大学里我算是一个有一点个性的人,而且我的个性也被同学们接受,我的个性不张扬,没有人对我的所作所为有一些非议,我是健康的个性。这是一件可悲的事情,仅仅因为我健康的活着,我就被认为是个个性的人。老罗在说离婚的时候说过中国社会有太多的傻老娘们和傻老爷们,他每天都在想杀人和忍住不杀人之间徘徊。当我第一次听到这话的时候我觉得说得太妙了。我一直找不到合适的词来描述我的生活,描述我身边的社会,描述我对这个世界的感觉,真的,我每天都在想杀人和忍住不杀人之间徘徊。

仅仅因为班长想让我们班评上优秀班集体,就组织我们扛着大棋去附近的敬老院打扰那些老人。而敬老院的“班长”也把那些无助的老人唤来唤去的,就为了表示对我们的欢迎。每个老人给两个几毛钱的鸡蛋糕还不让揣到兜里得一直捏在手里,好让那些狗日的拍照,向更多的人表示我们去慰问过老人,并且给老人们每人发了两个蛋糕。我感到一阵阵的恶心,如果有人这么待我爷爷,我早上去抽人了,去你妈的。

那些人,哎,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其实我也是那些人里的一个。我跟大爷聊天的时候故意大声的说了一句,“瞧,这群狗模人样的家伙!”我知道有人心里不爽,我就是要让这些人不爽。如果这种活动不关系到评优秀班集体,我才懒得组织这种活动,这是班长说的。如果这种活动不跟评奖学金有关系,我才懒得参加这种活动,这是多数女生说的。我不是一个什么道德高尚的人,正如我的道德评分很低一样,但我决没有这么唯物主义。

那些老人们被整齐的排在走廊里,供我们远远的参观,我受不了,我一直走在老人群里,即使我说的话他们听不懂,他们说的话我也听不懂,但我努力的沟通,让老人说话,让老人相信我不是来参观他们的。我给老人们唱歌,虽然我记不清歌词,但我还是认真的唱了,虽然我唱的不好,但老人们也认真的听了。

临走的时候那些狗日的还嚷嚷着拍照,让老人们动来动去的。走出敬老院的大门那些狗日的开始给自己留念了,摆着各种姿势丢人。我悻悻的走了,我难受。

我站在天台上

实验室在六楼,今天的实验结束得很早,一个人走,走过楼梯的时候突然想去天台上看看。

即使在天台上也没有很广的视角,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了围墙以外的世界,即使站在楼顶我还是觉得学校很大,至少每天上课我一路小跑也得10分钟。望着外面更大的世界我在感叹,我的生活为什么只有2公里,两公里之外一点也不属于我。不只是我这样,同学多半是这样。我们太像井底之蛙了。大学之前老想着大学了可以出去见见世面,于是填报志愿的时候我无一例外的选了离家很远的地方,以为那里有开阔的世界等着我去征服。

前几天宿舍里的几个哥们讨论到这个问题,大学之前宿舍里的六个人中没一个人出过省,只有一个天津的去了趟河北老家,就算现在去过三个省的也只有我一个人。一切都是那么遥远。

前几天我把初中的群解散了,真的觉得很不舒服,很无聊,我们几个读书的,一开口就是宿舍自习室考级考研,而群里其他的人开始鄙视我们,可我们确实只有这些。无论我们说什么在那些工作了好多年的同学眼里我们仍然很幼稚。我们的话题太不着边际,一个在外面闯荡了4、5年的人是没法理解我们这些天天下《我猜》下《情书》的人,而我们也没法理解他们的辛酸。我记得高考完了后有个初中的同学回来请我们这些人去唱歌,唱歌我们还能勉强对付,后来她要我们跳舞,我记得当时除了她自己在狂扭,而我们都像看怪物一样看她,估计她也不好受。可我们这群刚从高考战线上下来的伤兵都被高考弄傻了,别说跳舞,就连看跳舞都觉得是一种莫大的奢侈。

距离只能从地理上断绝我们,而生活的环境却从心理上把我们更彻底的孤立了。

又是晴天

很久没写过博客了,不是懒是穷,交不起网费。只好等同学玩游戏的时候见缝插针的用一下别人的帐号,一等就是三周啊。

最近学校网络之烂,让我七窍生烟、五脏俱废,到处都是广播包。kavpersky每天都能拦下不少于10次的网络攻击,都是一些SB成为了别人的肉鸡没一点反映,天天在校园网论坛里骂,有些个SB懒得连病毒库过期的杀毒软件都不装一个,我真是,真是没话说。

最近比较衰,打球把手给伤了,别说洗衣服,就连刷牙都隐隐作疼,本来想问问刘导会不会给我洗个衣服的,再一琢磨太扯淡了,别说人家隔个千八百里的我还能把衣服空运过去啊,就算人家答应洗我还真敢让她洗啊,她可是著名的懒人,让她洗一次我得给她洗十次,这不是自己找劳累吗。还是花三块钱用洗衣机洗吧,也不算贵,我都积累了一周的衣服再加上床单被罩什么的,也值了。

今天是光棍节,我想法很多啊,今天凌晨我给那些同样奋斗在第一线的同志们提议,今天去自习室牵一头去,今天晚上的自习室到处是等情人,都是些苦命人啊,谁也别埋汰谁。

我还真去上课了,不是上自习,旁边刚好也坐了一女的,天啦,莫非上帝也同情我!我用我纯洁的眼神眇啊眇,感觉还不错,至少从侧面看是这样的。由于我一直秉承胆小的优良传统,短短的一节课我给自己设计了无数个开头,由于年代久远我只记得其中的一个。“同学你有手机吗?我有个同学没来上课,可能不知道教室,我手机刚好没电,你能帮个忙给发个短信给他吗?1593624XXXX……”嘿嘿!当然这是我的手机号啦。

或者“同学这是什么课啊?”,“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我知道”,……

如果我真怎么说了会有什么后果,我记得下课的时候我跟室友说“你去中大商务吗”,“我没要买的东西,你要买什么?”“不买什么啊,我也不去”,“你他妈找抽啊!”这就是后果,他们都不认为我这是幽默。

哎,今天得找些人喝一喝啊,怎么说也得装一装,要不怎么叫青春了。 小强不笨

想犯一次贱

昨天她给我电话时,正和我们家小老太太(妈妈)聊得起劲,挂了手机,接起宿舍的电话。直到听到她的笑声我才知道是她,那一刻我真的不是滋味,懵了。躲了她那么久,虽然梦醒时还是她,虽然书架上床头钱包里都是她的身影,但再听到她的声音所有的伪装都显得如此无力。我甚至记不得我都说什么了。

那一刻有一种很大的冲动再说一次我爱你,可所谓的尊严再次密封了我的嘴。

忍不住告诉了她我的新号,其实我在给自己找个理由再接触她。虽然信誓旦旦决不回头,但昨天的风把誓言都吹散了。

犯一次贱,总得有人低头的。

PS对面女生宿舍今早有个女生跳楼了,有个起得早的同学刚好看到那一幕。我看到的时候只有一滩鲜血和一只艳红的拖鞋了。大二就想跳楼似乎早了点。

PS刚才的电影《血溅十三号警署》,生,一定要生。

楼下应该是一些警察陪着女生的家长在看吧。

1 ...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