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在想什么

下班回家停好车,莫名其妙在车里坐了很久,下车的时候忘了自己发什么呆。

哦,我已经三十了。没有庆祝,虽然高中同学群里给我发了红包,几个好朋友也打来电话,甚至初恋女友也在凌晨起来替孩子喂奶的时候顺便给我发了句生日快乐。
三十了,有点失败,因为很迷惘,有很多事情都想做,却没有足够的勇气和执行力。
越单身越习惯单身。

深夜惊奇

被通知下午三点半开评审会,心底开始聚集一片fuck云。中午也没休息一气把手头的文字工作处理了,不时看看表,盘算着能不能赶上6点的火车。
两点半大概有些绝望改签到7点51,这个点应该刚刚好吧,就算会议操蛋,我讲完自己的就溜吧。专家姗姗来迟,会议四点才开始,一通乱讲,好不容易熬到会议结束,时间已到了6点半,一个小时二十分钟从公司赶到火车站似乎是不太可能了,尽力而为吧。终于在7点51分秒不差的赶到火车站,意料之中的晚点十分钟,恰好上车。没有焦虑,没有紧张,大概是这种追击也习以为常了吧。
11点下火车,出站口仍旧有大片等待的人们,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期待,等也是一种幸福。曾经我也在某个车站张望,等待那个身影的出现,不放松一秒,不错过一秒。而我好像还不曾被等待,谁叫我是男的了,还是个长得丑的男的。有一句路上小心我就知足了。路边的夜宵排档依旧闹腾着,端着酒杯,打着酒嗝的中年男人宣泄着他的传奇,年轻情侣的轻昵的醉翁之意,灯光下有这个城市的惬意和舒坦。地下通道里躺下的乞讨者也不缺少这份惬意和舒坦。打包了一份夜宵回到家,今夜注定惊奇。

又三月

昨天的一场大雪洁净了北京的天空,北京不是没有蓝天,只是代表们没看到而已。这是一场十年来最漂亮的一场雪,网上,电台里,电视里到处是各种狗皮专家的分析,很遗憾没有请假去颐和园拍摄,如此雪松以后估计我这等北京过客再难见了。

两会过后甚嚣尘上的改革呼声也渐渐淡出高堂,舆论的眼光又开始聚焦于各种狗血社会新闻上,北京的沙尘黄浦江的死猪掩盖了代表的声音。中国人的政治热情其实很低,连这些终极代表们都是来学习的,两会渐渐的染上了娱乐性。记者网民追逐两会犹如追逐奥斯卡晚会,明星,红地毯,镁光灯,代表们载誉而来载誉而归。

后中国时代甚少由下而上的改革,大多是由上而下的号召,每年都会传达很多号召,有如阵风。对于新一代领导人刮起的这阵风我还是有好感的,前些天偶遇管制,时间不长,天桥还让走,路口桥洞不再有黑衣人,车三辆而已,连警察都客气了。上周去沭阳出差,公事公办,没有饭局,没有迎来送往,事毕走人,利落。但愿这阵风常吹。 有恒大上班的同学在网上庆祝恒大主席许某当选委员,说中国足球有救了。只是一个捞政治资本的人,足球只是生意的一部分,这么小儿科的公关炒作有点贻笑大方。我没想明白许某能代表除了他本人外哪些人的利益,地产商已经是全民公敌,如此高调,到了秋后算账那一天这些都是笑柄。

两会熙熙攘攘,各路人马轮番上场,娱乐多过务实,庆典过后问题还是要解决的,如何给狂飙的中国装上制动,如何满足地方政府日益贪婪的卖地推高房价的需要,如何化解城乡二元分裂的矛盾,如何完成上届政府提出的居民收入翻番的政治承诺。最好的估计这一届政府大概治愈不了我们80后最大的痛——房价的,高福利是伴随高税收的,大规模基础建设必然推高房价,钱不是银行印出来。

神器putty

最近公司网络升级,光纤和宽带同时存在,网络划分比较复杂,做大气的和做地表水的被VPN分离在不同的网络中,彼此之间还ping不通。之前我脑子热给领导建议了白名单机制,这回是实现了,VPN网管上绑定了MAC地址,监视着流量,封杀了BT迅雷,关闭了80端口,搞得大家怨声载道,不能上网看美剧和淘宝了这工作还有什么意思?

这不是逼着男人们踢实况女人们三国杀吗?
作为一个系统集成公司,50%员工是学编程的,还有50%员工是学化工类的,这是一群号称工程师的人,你以为他们会束手就擒吗?于是和网管的猫捉老鼠游戏就开始了。反正各显神通吧,我也用神器putty翻墙后潇洒的看着twitter。用putty穿越后我的ip变成美国的了,这问题很严重,不能用百度来听歌了!百度音乐只对中国大陆用户开放!!!做为中国互联网用户我终于体会到了优越感,这是对除大陆以外的西方世界赤裸裸的歧视。以后要是有美国朋友结婚,中国人大可以在百度上下载10个G的music作为贺礼,多么贵重而有意义的礼物。
如果putty仅仅能翻墙还不能称之为神器,putty居然能监视各种仪器运行,各种PLC运行,是一个多么强大的debug工具啊,比电脑自带超级终端、各种串口调试助手强大多了,设置好串口和波特率就行了。什么数据位、奇偶校验之类的统统不用设。唯一的缺憾是暂时没找到ASCII和16进制的读写设置,我相信putty肯定能做这种设置的,因为这是个神器。
总之这是个界面清爽,体积小功能强,能运行于各种OS,完成各种超级使命的强大软件。

或许每个人长大后都会变得如此

2012.11.3 ,行走黑河,晴,气温零下8度。上午看球,第一场尼克松掘金队大胜热火,爽;第二场湖人一秒钟变木头人,不看也罢。下午穿越市区数条街道,共计步行16120步,10.76公里,消耗743大卡,拍摄17张照片,喝掉两瓶可乐。晚上看电影一部半。

以前我曾经想过生活的意义,这种问题很无解,就像女人对感情穷追不舍的十万个为什么一样让人崩溃。这样的每一天是否会有过得不耐烦的一天?梳理我的三观后我能很肯定的对这个问题说NO,绝无可能。每一天都有新的麻烦,每一天都会受到新的刁难,每一天都会看到以前没有见过的美女,每一天都能解决几个小小的问题。除了感情,截至目前我的人生还没出现过空窗期,虽然可以作为“里程碑”的事件很少,但是一样不妨碍我对所有过程的思考,就算是该死的感情也没少思考,很确定,这样的生活虽然平凡,但是还没过够。
工作四年半了,到北京两年半了,不太欣赏北京和北京人(指所有生活工作在北京的人),可我做不到出污泥而不染,渐渐的我也沾染了一些北京味,比如对于爱情和婚姻的态度。这个巨大的钢筋水泥城市不断的锻炼着我们的骨密度,我们可以忍受上下班五个小时的公交车,可以忍受不到6平米的隔断间,可以忍受各种地沟油,可以忍受6点起床,1点睡觉……算起来我们可以忍受的实在太多了,以至于都忘了什么是不可以忍受的。在这种环境里生存需要的技巧,这种技巧我称之为北京味。随处可见的北京味其实是一种混合着傲慢和偏见,狡黠和无耻,善良和同情的鸡尾酒。满人来了,八国联军来了,义和团来了,袁世凯来了,日本人来了,共产党来了,都活得好好的,因为他们最后都会走的。可以为一切行为找到合理的解释,然后心安理得,这就是北京味。这一点石康写了很多,所以我不太相信老舍结局的官方版本。
这个北京味有点像市井之气,来北京后虽然我老在外面出差,但是我还是发现自己越来越市侩,越来越无赖,永远备有一千个理由储备着,可以把任何事情解释得冠冕堂皇。更彻底的北京味是不解释,这是公理,不需要证明。我要离开你,因为我想重走青春,《北京青年》里这种混蛋特别多。
或许每个人长大后都会变得如此。

良良

曹礼良是我的表弟,比我小3岁,88出生。
前天,也就是2012年10月5日下午四点沉没在南洞庭湖底,他年轻的生命的最后一刻也许在诅咒这片养育他土地。在这场撞船事故中,他和他的女朋友,还有他们尚在肚子里的孩子,还有女朋友的哥哥,嫂子,一起去了天堂,给人间留下了无数的遗憾和眼泪。
10月4号的下午我本可以拍下全家人的照片的,可惜我没有。没想到这竟会是我们的最后一次见面,他第一次带女孩子回家,他的爸爸妈妈,还有外婆很高兴,这是一次很愉快的家庭聚会。外婆和妈妈共同给家人做了很多好吃的,后来妈妈和外婆都给了那个女孩子红包,这是家乡的习俗。这种家庭聚会从我有记忆起每年要上演很多次,几乎所有的节日,假日,某个人的生日,于是我们几个表兄弟总是在一块,一起打球,一起看球。我们总是一起睡在外婆的大床上,听外婆讲过去的故事。
翻看着良良空间的照片,猛然发现这个有着灿烂笑容的小男孩和我一样热爱旅游,去过香格里拉,也去过九寨沟,每一张照片里都有他灿烂的笑容,如果没有这场灾难他会去很多很多地方的。如果没有这场灾难,也许他会在明年结婚,然后生子,然后孝顺父母努力工作,他会是个平凡人。可是他去了天堂,和他的女朋友一起,不知道天堂有没有婚礼。
良良是个好孩子,这次回家他给外婆带了墨鱼,给两个姨父带了手机,给他的爸爸妈妈带去了他的女朋友,也带去希望,现在墨鱼留下了,手机留下来,希望却被死神夺走了。电话中在妈妈的哭泣里我知道外婆和姨已经哭晕很多次了,神啊,你对这位善良的老人太残酷了,去年夺走了她唯一的儿子,现在又夺走她的孙子,你已经彻底的击溃了她。
也许家庭聚会还会有,但是会失去很多欢乐。
这个世界每天都在发生这些事情,因为许多人的失职,更因为某些人的冷漠。为什么不让良良回家?而要匆忙火化,你们究竟在怕什么?你们为什么要在别人的伤口上撒盐。知道吗?你们的做法是在彻底的激怒这些失去了希望的人,他们不是一个数字,是12条生命。
愿逝者安息。

去幸福吧,朋友。

花姐应该是我最开始叫的吧,从初中开始我就这么叫的,这大概是我和我的很多同学们说的第一个普通话词汇。一开始有些别扭,但后来大家都这么叫了,反而是有时候听到有人用方言叫你会觉得别扭。那时候我坐在你前面,我记得你的个子比我高,你的桌子也比我的高,无论我如何动弹都不会挡住你。你总是很文静的在那里,就像一个天生的学习委员,而我曾经因为偷吃你同桌那个女生的甜瓜而被她追得满世界逃窜。有一天你成了所有人的花姐,高中时他们叫你大姐,为什么都叫你姐了?明明有些人年纪比你大个头也比你高,大概是你的微笑里潜藏着某种平静让人不自觉的要在你面前卖萌吧。其实所有的平静下面都会有暗流的,只是当时我们太年轻,只有自己的前方。 Continue reading

无法无天的贵国

1.今天是九一八,想起一首常常出现在电影里的歌,松花江上,一首苍凉的歌。打开各大门户网站,连片言只语都没有。

2.读三联的一篇文章,触目惊心,民航规定空难最高赔付7万。联想到火车的赔付,根据现行的《暂行规定》,火车如果撞死了人,铁路部门可“酌情给予一次性救济费50至150元,或者80元至150元火葬费或埋葬费。邮政的快递后面赫然也印着丢失包裹最高赔付两倍邮资,也就是说如果我寄个两万多电脑,邮资大概是70块吧,撑死能赔你140块。贵国的法律似乎专为防止老百姓“敲诈”国家。

3.在一群同事面前耍了耍魔方,运气比较好,两分钟还原成功,倍有面。

4.闻北京“大食兰儿”发生命案,唉,国庆如果不能离京躲躲,还是宅着吧,北京的人们。

5.无聊的打开Google earth  找到我家那个小破地方,还是一样的不清晰,不过多了一个母校三中的地标了。整个那一带只有我家的,猴子家的,三中的三个地标。穷地方连卫星都不待见。

我家   28°58’12.51"北 112°38’17.24"东

6.下了三张赵鵬的专辑。闭上眼睛听着赵鹏,一个晚上就过去了。想起来大学那会,鹤男带来很多CD过来,有一次宿舍里来了小偷,把电视机,CD机,还有三十张CD里的歌词本顺走了,但是留下了CD。至今我仍怀疑小偷就是隔壁安全工程的那个高个。在鹤男的那堆CD里,我最喜欢的就是赵鹏的《月光森林》。

7.最近读到书,韩寒,《可爱的洪水猛兽》,《杂的文》,连岳 《我的鸡汤》 ,廖一梅 《悲观主义者的花朵》,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数》。

真的不记得把《沉默的大多数》读多少遍了,因为我的记忆力实在太差,每次读我都很乐,很费脑子,都像是第一次读。记忆差的人也是有好处的,一本好书可以读上几十遍。

8.最近听的歌值得收藏的有,彭羚 ——囚鸟     万芳——新不了情   彭佳慧——相见恨晚    熊天平——爱情多瑙河   你的眼睛   旁观者

总算有个看点

1.看?建国大爷?这部片子的首映典礼有不少恶心的事,首先是片子的片面性,到现在国民党还是反动派,成王败寇,唉。天朝总是要求别人尊重历史,可自己从来没有正视过历史。
2.演员的素质挺差的,除了颂德基本上没别的本事了。
3.能集到这么多大腕也只有天朝能办到,多有面啊,都愚昧啊,把专制当面子了,历史会审判你们的。
4.中影,韩三平,这样的公司这样的人物,典型的中国特色,披着公司的皮,假着政权的虎威,滥用本不该有公权力,比资本主义的托拉斯更血腥。
5.历史到了1949就不敢前进了,谁会是第一个面对1949之后那段历史的导演?
6.高岗,建国大爷唯一让我觉得大胆的是高岗的出现。典礼上饰演高岗的演员强调了制片方的认真,对着照片来的,建国时天安门城楼上有个国家副主席,高岗,此人后来消失于天朝的历史,为啥了?某党不但和谐对手,连自己人也和谐。近几年恢复高岗历史地位的运动搞得很大,尤其是高岗家乡陕西。MY1510上经常出现纪念高岗的文章,建国大爷的露面应该会给很多人带来安慰和盼头吧。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