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可能

“如果故事里出现了手枪,那么它就一定要发射。”读到这里我才开始真正关注这本堆在箱子里最近才被找出来的曾经的畅销书。

最近给一个地震边缘的朋友打了个电话,然后聊到了阅读,阅读可以给我们丰富的人生体验,找到一本好书如同一段神奇进入了异次元空间的旅途。有一阵子我觉得自己把所有好看的书都读完了,渐渐的停止了阅读小说,目光转向了人文类,科学书籍,这样的书能解答内心的疑惑,但是一个疑惑的解答会牵扯出更多的疑惑,还是小说好,不需要过多的去思考。我觉得让人过多思考的小说都不是好小说,曾经我把厚厚的《尤利西斯》装进行囊里从学校背到家,再从家背到学校,有两个还是三个假期都是如此,但始终没有看到30页以后的地方,太多的注解犹如在考据,而没有注解讲不知所云,读来读去都是不知道所云,这样的小说不读也罢,我已经放弃文学批评,也不再把读书当成一种炫耀,连学习都算不上,仅仅是消遣,那么小说被我定义的第一属性也是唯一属性就是好看,不好看。
开头的那句话出现在《1Q84》的第一章还是第二章里,是春树引用的契科夫的句子。不记得有没有完整的读过《挪威的森林》,如果有的话那证明这本书不好看,如果没有的话那更说明这本书不好看,我记得有好几次我都看到了这本书。读完1Q84,我顺便看了一下书前书后,居然没有序言也没有尾记,只有腰封上有出版社加的一句作者的生年,1949,难怪会有那么多的引用,引用了契科夫也引用了陀思米耶夫斯基。这种风格现在可不流行了,就算有也是引用奥威尔之类。不知道算不算过敏,只要在文章里看到奥威尔之类我就忍不住的说装逼。印象中第一次知道奥威尔是从小波的书里,连小波的特推崇的人可能很牛,后来几乎所有的公知,各种右派都在集体引用奥威尔,言必称奥威尔。一个人,一本书被赋予了过多的政治色彩,他就在我心中失去了有趣的属性。
在此之前我只读过渡边淳一的小说,因为他情色写得很好,我是冲着这个去的。读完《1Q84》后我日本的小说有了一个强烈的印象,他们把性写得很生活,就像一个人下班回来的路上买点菜一样不经意,看不到阴与谋,性只是性,与爱情无关,与浪漫无关。通常欧美文学里的偷情是冒险、是浪漫、是不可收拾的爱情,而中国文学里的偷情是谴责、是灵与肉、是欢愉过后的毁灭,春树和渡边淳一作品的性就是纸质的AV。
写这本书的时候村上春树已经是60岁的老头了,我不忍心说他丧失了想象力,作为一个60岁的老头能这么冒险已经很了不起了,但这种冒险基本上都离不开《千与千寻》的尺度,这是哲学版的《千与千寻》,春树不是一个爱好说教的人,他的探讨只是针对自身,如果那样想了是你自己的事情,这比背负了责任的中国作家要轻松多了。
如果小说了夹杂了太多的私货,我想读者肯定不会买账的。
《1Q84》里到处是古典音乐,也许有认真读者会在读到那句音乐的时候在网上找来听,顺便听会一下村上写作时的感受。这个就像嵌入作品中的防伪标签,在情节上不需要,在文学史不美观,仅仅是村上的logo。我想我会读第二次的,不是为了里面的隐喻,在谜底揭晓之后的重读有助于我更多去领略舒畅的文字。
青豆和天吾的爱情很容易让我想起陈清扬和王二的爱情还有红拂和李靖,青豆和天吾让我联想到初恋,陈清扬和王二一度鼓励我去敦伟大友谊,而红拂和李靖又让我回到现实。

混合味

       北京的PM2.5已经爆表,一出门有如进入火灾现场。

       2012早就过去,对我来说这跟过去的任何一年都没有什么不同,无非是去了一些没去过的地方,见了一些没见过的人,看了几本不能让人激动的书,无关乎成长,无关乎成败。人不会因为被时间锤了一年而铁变成钢,所以对于过去的一年我很平淡的说再见。
       如果三两句话就把2012带过去了,丹丹同学怕是不会答应,她才是我2012的主角。那么我们就谈谈莫言的作品《檀香刑》吧。在公共场合谈论个人感情有点不文明,但是谈论一本小说就比较有范了。作为文青如果没有读过《檀香刑》简直就是一种不道德行为,之前我确实没读过莫言的书,我以为一个土包子是写不出香饽饽的,但是莫言走狗屎运居然获得了一个奖金不菲的诺贝尔奖,一下子就高帅富了。虽然他并不是第一个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人,那位姓高的前辈拿到了诺贝尔文学奖奖金作品确实不咋的,希望莫言能比他好点。
       N年前我满世界收罗好看的小说时,《檀香刑》是多次听说过的,没有人说小说很精彩,不过里面的酷刑很NB,我这种胆小之人把它列入恐怖小说类排除在视野之外。读的时候都是在夜深人静的晚上,没有害怕,欢乐不少,如果我仅仅是个普通文青那么我会在豆瓣上给它打五星,但是我不是。我是一个在诺贝尔文学奖梦想破灭之后梦想做文学批评家的文青,于是我一路欢笑的看到了处处是模仿。小说是在媚娘对钱丁这个拔屌无情的狗东西诅咒中开场的,这里我没能看出莫言的门派,一个好的开始才能让人有读下去的勇气。开场过后莫言就开始展示他这个土包子丰富的阅读量,他不仅看过阿城的《棋王》,还看过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不过他看得最多的可能是中学课本里的《核舟记》。当然这一切只是我胆大妄为的猜测,据说莫言曾经向马尔克斯致敬,因为向伟大的马尔克斯致敬也是很NB的,向阿城致敬?莫言肯定不答应。
       尽管我在作品里读出了马尔克斯,读出了阿城,读出了《核舟记》,但是这部作品依然署名莫言,就像鱼香肉丝,虽然里面各种调料,但是味道一定还是鱼香肉丝味。莫言的作品还是带给我欢乐,我依然会去豆瓣上打五分。

2010 6月购书单

  1. 《从一到无穷大——科学的事实和臆测》  (美)G.伽莫夫 ¥21.4
  2. 《送你一棵子弹》 刘瑜    ¥18           刘瑜的小说,值得一看
  3. 《常识,反对一个失控的美国》 (美)贝克  ¥13.9
  4. 《四手联弹》  章诒和,贺卫方 ¥28.9         两个NB人,敢出来掐架的人至少有点底,不是假得那么一塌糊涂。
  5. 《我的奋斗》  罗永浩 ¥21.1         这算是我买的第一本励志书吧,北京开关厂厂长的励志书有点搞笑
  6. 《1Q84 BOOK2》 〔日〕村上春树 ¥24.5         赶潮流的书

2010 读书报告一

忙,真忙。睡眠严重不足,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7本还是没有看完。

《我的梦想在燃烧》

余杰是我高中时代崇拜的黑马,抽屉文学是我那个时候效仿的对象。才几年过去,余杰还是那个余杰,而我却不再是那个幼稚的人了,这种变化犹如高中看《读者》觉得清新,大学看《读者》觉得满纸垃圾,完全看不下去。这就是这本《我的梦想在燃烧》给我的感觉,大概余杰也就这档次了。

《理想主义的困惑 》

这本书我只是匆匆的翻了几页,买的时候是书名吸引了我。书的内容其实也很切题,可是我对日本的纪录片导演不感兴趣,哪怕是他是传奇。我对日本的一切东西都不感兴趣,除了女优。

《日月:源于异域的哀乐心情》

这是一本跟风的书,专栏作家的作品集,没啥技术含量。同为锵锵三人行的嘉宾马家辉的功力比梁文道弱了不少。不够新奇,文笔也不咋的,非常典型的香港味,登不了大雅之堂,连小雅都不算。

《疯狂实验史 》

写这样一本书大概要花费不少的力气,估摸收集资料就得两三年吧。瑞士人做事就是认真,书中每一个人都是实实在在的人,都有名字,有出处,都是可查的,并且像大学英语课本一样,每一个实验后都附有相关查询网页,网页上有相关背景资料,视频,动画演示。对于这样一本书读者我首先就致敬了,阅读中多次起立为之鼓掌,精彩此起彼伏。当然再华丽的乐章也有无聊的音节。此书中有写很多好玩并且真实的事情,绝对大跌眼镜,比如1772欧洲流行用人体是否导电来判断阳痿。哦,还有21g灵魂的实验。

好书啊。

《铁皮鼓》《噪音太多》都还没翻看一行。

另外《民主的细节》成了我随身携带的物品之一,反复看,翻开是哪页就从那页看起。2009最大的收获就是这本了。

读这等好书

下午才拿到上周买的7本新书,都来不及跑回窝里淋着雨就在路边把快递拆开,拿着这些书觉得特美。这无与伦比的快乐造价并不沉重,7本沉甸甸的书才108块。这点钱在上海实在进行不了什么娱乐活动,但是买书读书却是莫大的娱乐了。
也去过季风书店,确实是很好的书店,推荐的书都是精品,格调甚合我意,但是我却没有支持季风,这一点我很自责。好书的价格其实是物有所值的,季风的环境也对得起这样的价格,只是我太抠门了,我选择了在网上买,就为了省下那点钱。有时候我为自己辩护毕竟我买了正版书,买了纸质的书,我还是对写书的人给以了一定的尊重的。
这么多书我看的第一本是梁文道的«常识»,这书我是我买的第二本了,前一本当生日礼物送给了一个朋友,都没来得及看。当时是在上海书城原价买的。我送了不少书给别人,其实我都挺后悔的,其实我那是在强行向他们推荐我的喜好和价值观,书不是什么好礼物。我很喜欢的那些书送给了他们,他们都没有认真的看过,所以我不得不买两本,一本留给自己。我记得我以前给L送过一本有作者签名的书,L说她看没几页就困了。书可以借给感兴趣的人,不要送给不想读书的人。
读«常识»让我有很多感悟,也趋于平和,还做了些批注。读的时候还想问问朋友的想法,此刻已经不想问了,以免把她问得尴尬,也许她都没读几页吧。
放一本书在枕边,读着入梦。

书事

一口气在卓越上买了7本书,数目是:
苏童/河岸
苏童/刺青时代
梁文道/常识
刘瑜/民主的细节
英若城/水流云在
廖信忠/我们台湾这些年
梁文道/我执
第二本和第六本是浩子推荐的,其他的几本是一直想看的。每个月的购书计划是10本,没有很多时间逛书店了,豆瓣,当当,卓越这些网上买得了。
周末的时候和晶晶小罗逛了淮海路,等他们的时候一个人逛了陕西南路地铁里的季风书店。季风书店里人气蛮旺的,这里是上海的文化地标,前一段时间书店和地铁公司关于房租的问题牵动了上海各界,在多方努力下才得以续约三年。一个城市的地标不是那么容易建立和消亡的,一个稍微附庸风雅的人都会去这里膜拜一下,季风诱惑了很多不喜欢书的年轻人驻留在那里,对这个城市品味的提升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
后来又逛到了淮海路上的香港三联书店,进去找了一圈简直惨不忍睹,没几本上档次的书。以前在郑州也逛过几次三联书店感觉还不错,看来是三联堕落了。

Sent via BlackBerry® by BerryMail
—-
帝力何有于我哉

扯的就是生活

早上在地铁上看到旁边那人读的是《跟我去那花花世界旅行》,苗炜的书,周日的时候去书店找了这本书,话说美罗城里的书店的检索系统真烂,鼠标不灵就不说了连电脑都那么烂,扔垃圾堆都嫌占地方,找本书能把电脑给找死。
上周把《小团圆》买来花三天读完了。一开始读就是为了找那些比《色戒》还猛的描写,果然很猛。不过我不推荐身边的朋友看这本书,除了浩子,因为如果你不是张迷这本书会很没意思,如果你是张迷但是你是一个”纯洁”的人那么这本书还是很无聊。
上午在公司接受了Hamilton公司的电极培训,感觉什么都没讲。好久没过去公司那边了,今天看到隔壁居然是LG的设计部门,好像以前是陶氏化学旗下的浙江欧美环境工程的,市场变化可真大啊。接受完培训就往南站那边走了,还要到温州出差。昨天经理问我要不要出差,我想还是出去吧,待在家里也无聊。南站的南广场有levis的特卖会,最多的款是最经典的501,可惜没我穿的号,裤子没有,T也没有。有个女的也在问裤子,店员告诉她很实惠打5折是490块一条,那女的被吓住了,特卖还这么贵!

找到一本很有意思的书《藏传佛教象征符号与器物图解》,很适合闲读的书。对我以后的西藏之旅应该会有一些帮助的。最近对西藏有了新的理解,不再是我旅行的首选之地了,源于一些新的认识,这些认识来自于作家阿来的一段解析,虽然是不多的几句访谈。阿来是藏区长大的,也是我喜欢的作家,他对西藏的理解足够的深刻,藏区的种种神秘源自于物质生活下的我们自身的期许,我们需要一个与我们生活相反的地方,而藏区地理环境的特异正中“我’怀。所以如果要有一段满意的旅行最好能有一个好的认识,藏地的生活和藏地的人并没有像那里的空气一样纯洁,有人的地方就有尔虞我诈。

话说这本书有一个有意思的是在藏区,酪、乳、酥油“三白”构成了源自神牛“五甘露”中的三个,其他两个是小便和大便。出于仪礼的目的,牛尿和牛粪 要在落地之前收集到容器里,然后在一个青铜碗中与“三白”混合,随后将这种混合物煮沸。晾凉之后,要滤去黏液上层的浮渣和下层的沉淀物,留下中层的物质。然后,将这些物质推开,在阳光下晾晒。最后,将晒干的粉末与藏红花混合在一起,制成小药丸。在西藏,这种药丸与经过加工的“甘露降魔丸”均在修持时使用。五甘露 源自神牛,该牛应是怀孕的母牛,其毛色呈金黄或橘黄色,从其身上可以提取黄丹。

还有在梵文里男性生殖器叫林伽,lingam,是湿婆派和性力派的崇拜对象。原来佛教里也有生殖崇拜,不知道大乘佛教里有没有类似的图腾,有的话也弄一个来戴戴,肯定很酷。

一个人的下午

冬日的下午,一个人,洪泽湖边。

场景跟家乡很像,几乎是一样的,但思维里已经注入了异乡感,所有享受这冬日风光的同时也体会着淡淡的乡愁。

中午两点就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小小的县城也没什么可逛的,回到宾馆里,打开电脑,直到现在。找了所有朋友的blog,其实除了猴子和我并没有几个人认真写过一点东西。大部分同学的博客最后的更新日期都是4月,那时候大家都在酝酿离开学校。

无聊透了的时候干脆睡了一觉,醒来后再也睡不着了,只好又坐到电脑边,把最近的工作做了个日程表,同步到手机。写了几个工作邮件,Google reader里所有的更新也看完了。无聊到最后开始整理几个邮箱,发现去年这一年真的写了很多很多邮件,光写给O同学的就有一百来封。怎么会有这么多啊,我自己也纳闷,于是找了一些来看。看后觉得蛮有意思的,上半年的时候我还是个颇有文采的文学青年,下半年上班后语言开始变得无趣,工作邮件开始变多,朋友之间的邮件很少了。

这些就是改变吧。

 

来了兴致的我顺便把很久没用的163邮箱和hotmail也整理了一下,也发现了一些问题,以前从来没给她写过邮件,倒是分手后写过几封。看了那几封充满“伤心”的邮件和“愤怒”的回复,忍不住的笑了。当时的我的心境跟现在差太远了,要不是我明确从我自己邮箱里翻出来的,我肯定会矢口否认,这哪会是我写的,我有那么怨男吗?好汉不提当年羞。

终于从无聊中缓过劲来了,打开电视,没一个能看的台。我不喜欢看电视剧,尤其是古装片,以前在家里就只看中央十套和中央五套,还有凤凰卫视,偶尔看看湖南台的综艺。十月的时候在江苏盐城的一家宾馆体验过一次真正的数字电视,感觉那还不错,可以点播,可以上网,广播什么的都有。

这宾馆的网速还是可以的,关了电视,上verycd上淘东西,最后还真找到了一些好东西。有人分享了很多《红楼梦》的资料,包括十几个版本的影印版,有我一直想看的脂砚斋甲戌抄阅再评石头记蒙古王府本石头记,十几个版本一次收全了,太感谢这位分享者了。研究红楼的书也看过那么五六本,看别人都是在版本的基础上研究的,看别人说起各种版本头头是道,心里一直琢磨着什么时候我也能读读这些本子,前一些我还在车上做白日梦,有一天得到一谁也没见过的本子,那我就美死了。意淫得越来越没谱了。

最近

少年的时候常常莫名其妙的伤感,为一丛栈桥尽头的野草伤感,为一抹血色的残阳伤感,写过很多感怀的日记,那时候的日子和头脑是同样的简单。

及至后来远离了家园,远离了乡音,开始了真正的成长。从无知到成长有如破茧的阵痛,破茧是为了飞翔,飞翔是一个梦想。那时候的我逐渐抛弃子虚乌有的白日梦,四年大学生活并没有因为五湖四海的同学而变得天宽地广,反而由于电脑手机的加入而圈成了一个窄小的空间。手机,各种通讯软件里的联系人越来越多,可联系却越来越少。固执的写了三年信,三年后再也坚持不了了,没有了钢笔,也没了心情,朋友之间的联系也变成了稀少的邮件,大家都害怕在QQ上搭不上话的尴尬。小波说过,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没有合格的谈话者。小波是幸运的,有李银河老师的陪伴。

最近在读一本书《索性做了和尚》,弘一大师的。很久没有读这么“玄”的书了,视觉系统已经适应了时下的网络文学,很是费了一番功夫才转换过来,才能从文字里读出快感。如此一位才子终是遁入空门,写的种种规劝读来甚是服慰。纵然没有弘一大师这般悟性,也不可能脱离“苦海”,但经佛法洗涤一番心境自然会超脱一些。人嘛,总要寻求些安慰的,在这个没有信仰的国度里,一个人要有些思想蛮为难的,想了,必然痛苦。做不到真君子,也要做个性情小人。及至那一句“躬自身薄责于人”比我一向奉为玉律的“克己复礼”似乎更透彻,小人之过也必文。也许对弘一大师来说做和尚也是一种生命体验,好玩而已 。玩得这么大大概的也只有弘一法师这种慧根深远的人才能做到。细考一层,似弘一大师这种超级玩家,以他的劝勉来修身养性,继而为人处世,未免有些荒唐。

未了,被大师引《华严经》“一念嗔心,能开百万障门”吓唬了一把。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