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归不归

岁末临近,回家的问题就提上了日程。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回家是件顺理成章的事,放假了就回了。而今虽然离家的距离还是那么远,可回家的成本就高了很多,要请假,要买票,要考虑很多人的礼物,还要考虑过完节怎么回上海。

东方说昨他同事排一夜队也没买到票,看网上的情况也都差不多,票太难买了。我人还不在上海,最后能不能买到票还是个关键的问题,之前跟表哥一块回的计划很快就被工作计划打乱了,到时候又是一个人上路。

也许这些问题都不足以动摇我回家的决心,但我心底确有一些不回家的声音,不是家不够温暖,也不是不愿意去看望老人,而是心底有些怕。有太多的希望我不愿意面对。

 

去年的回家和离家都是匆匆的,也没像往年一样整天找同学聚会。宅在家里的日子大多数时间是一个人看书,看电视。去年的春节湖南那边正好赶上雪灾,电网破坏很严重,经常没电,没电的晚上就一个人坐到凌晨才上床睡觉。农村的冬夜是极其安静的,客厅里回荡着石英钟的分秒声,在这种黑暗中我用手机重读了《红楼梦》,每晚都是在眼睛实在受不了的时候才睡觉。在晴朗的白天我会游荡在冬日的原野里,洞庭湖的冬天并不缺少绿色。家后面河边的树林重新站起来了,有了些规模,走在树林里,脚下的软软的草地总会吸引我躺下来。我常常一个人在河边巡游,有时候还会忍不住的大声唱着跑调的歌。

……

想得多了,看来我还是很渴望回到家的。回到家也许就是回到记忆里,我害怕面对一些人,一些亲人,一些朋友,一些往事。

One thought on “思归不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