测不准原理

就像光具有波粒二象性一样,爱情也有情和爱的二相,也有测不准原理。
晚上打开了尼采的《曙光》,很喜欢的一本书,很秘密的一本书。适合一个人在午后阳光里,握着一杯咖啡,静静地逐字逐句的细读。读这种书有一定危险,因为全世界都会认为你在装逼,并因此而把你归于异类,尽管你比他们都正常。如果有一天有个鄙视你的在因缘巧合之下翻开了这本书静静地读上那么几句,那时他也会喜欢上这本书的,因为确实很美妙。他全然忘了当初是怎么鄙视别人读这本书的,就因为作者是尼采,就因为读他的人不是一位教授。问题是这种彼此了解的机会从来是没有的,就像我和一位父亲。
其实我知道我们之间的问题并不是因为那位父亲对我的认识,但是我仍然有兴趣去读懂。浅薄的人都会憎恶少年狂,尽管人人都有少年狂的时候,问题是他过去了,于是他有了讥笑的充分理由。这种误解周而复始,旁观者从未想起解释这一切,因为他们认为这种误解本来就存在的,甚至比误解的对象更早的存在,存在就是合理。我之所以喜欢梭罗,不是因为羡慕他一个人倔强的生活的瓦尔登湖边,孤独能产生思想,也能产生怨念,梭罗的孤独结结实实全部转化为了思想,且得到了我的认可。梭罗说他决意开创新的思想新的生活,对于老人们的教诲视而不见,甚至认为那是一种欺骗。人越活越觉得自己把这种世界看透了,其实世界是个大染缸你只是被染得更黑了而已,这种黑和环境的黑之间相互模糊了,你成为了黑的一部分怎么可能看清楚这个世界了?更别说看得更清楚了。所以我不相信前辈们,他们只是被染了而已,我依旧清白了,尽管有一天我也会被染黑,在染黑之前我会做很多事情,去追逐心爱的姑娘和心爱的理想。
没有人可以替我恋爱。
如果老人们不愿意退出历史的舞台的那就由着他们霸占那个本来就拥挤的破败的的舞台吧,我们可以在旷野里起舞,无拘无束。
我想说服你,姑娘,你愿意和我一起轻盈吗?

One thought on “测不准原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