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惊奇

被通知下午三点半开评审会,心底开始聚集一片fuck云。中午也没休息一气把手头的文字工作处理了,不时看看表,盘算着能不能赶上6点的火车。
两点半大概有些绝望改签到7点51,这个点应该刚刚好吧,就算会议操蛋,我讲完自己的就溜吧。专家姗姗来迟,会议四点才开始,一通乱讲,好不容易熬到会议结束,时间已到了6点半,一个小时二十分钟从公司赶到火车站似乎是不太可能了,尽力而为吧。终于在7点51分秒不差的赶到火车站,意料之中的晚点十分钟,恰好上车。没有焦虑,没有紧张,大概是这种追击也习以为常了吧。
11点下火车,出站口仍旧有大片等待的人们,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期待,等也是一种幸福。曾经我也在某个车站张望,等待那个身影的出现,不放松一秒,不错过一秒。而我好像还不曾被等待,谁叫我是男的了,还是个长得丑的男的。有一句路上小心我就知足了。路边的夜宵排档依旧闹腾着,端着酒杯,打着酒嗝的中年男人宣泄着他的传奇,年轻情侣的轻昵的醉翁之意,灯光下有这个城市的惬意和舒坦。地下通道里躺下的乞讨者也不缺少这份惬意和舒坦。打包了一份夜宵回到家,今夜注定惊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