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呸

花了79美元把域名续费到了2020年,虽然只是个日记本,但好歹也算记录了自己的年少无知。

最近写标书开始多起来,开始为自己以前在简历上写的精通office汗颜,简直有一种刚学会走路就打算跟博尔特赛跑的无知。一个一千多页的技术文件差不多他们要花一天一夜才能 把格式调整出来,加班的时候虽然他们没有指名道姓的骂人,我还是很自觉的认领了部分冲我来的fuck&SB。做这种大型项目的负责人真是“被”操碎了心,市场人员每天都能策划出一些新姿势,业主单位各种领导每天都能策划出一些新姿势,公司领导每天都能策划出一些新姿势,这些姿势都要在技术方案里有图纸,有说明,有重点推荐。某一次我实在没忍住,“刘总,在图纸里画个圈画个箭头标示某个阀门——这是个阀门!图纸里别的阀门会有意见的。虽然这个阀门很重要,但是我们完全没必要给每个汉字注上拼音,评标的专家好歹也都是省专家库里抽的教授、博士,他们虽然没有您这么专业,但也不至于像你这么胸大。”

想起一个多月前去省厅汇报的时候,某位领导说你要把河潮、河床用图纸表示出来。请原谅我书读得少,画没问题,可是我要怎样知道河潮的数据了?领导很潇洒的说Google earth上都有。真想把电脑甩他脸上,抠都抠不出来的甩法,你当Google万能的啊。据说就因为这位领导这一句话省图书馆多了好多借阅湖北各地市县志的人,我司那位可爱的刘总也在省图待了两天,半毛钱有用的信息都没找出来,后来辗转找到长江水利委员会,人家说看在大家都是朋友,合作又这么愉快的份上,这样吧,一口价,15万,不过根据国家相关法律,我们不出售水利水文数据,我们只有偿提供给相关高校、研究所,所以你们还要以课题的名义来购买哦。

可爱的刘总最近得罪了我们部门的白小姐和刘小姐,原因是熬夜加班那天刘总买来鼓励大家的零食,当时忙,没顾得上吃,后来刘总居然悄悄又给拿走了。心寒啊,这不是吃的问题,这是种侮辱,对我们白小姐和刘小姐的侮辱,拿走一个女人的零食简直就是嫖宿了她男朋友一样,是犯罪。现在刘总拿走的是两个女人的零食,是双重犯罪。白小姐和刘小姐在历数刘总的劣迹斑斑之后得出了这样的结论,这个女人太抠门,过河拆桥、卸磨杀驴、数典忘祖……

另外最近计划两件事:

  1. 做好了功课,打算十一期间独自徒步五台山,两天。懒得呼朋引伴,体会那份孤独和恐惧,深藏功与名。
  2. 用LaTeX把注册环保的一些公式重新写一下排版打印胶装,翻工程手册太费劲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