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久了,会上瘾

一个人久了,喜欢自言自语。
一个人久了,有很多话却懒得对人说。
一个人久了,看到心仪的女生只有生理冲动,没有心理冲动。
一个人久了,没事喜欢拖地擦桌子。
一个人久了,吃饭成了一天中最头痛的问题。
一个人久了,可以在三分钟内还原任意魔法了。
一个人久了,也作茧自缚了。
一个人久了,会有新同事新朋友,但愿意联系的还是最初的几个老友。
一个人久了,什么最重要,自己的那份小情趣。

PS:看到同学的日志,很有感触,于是借用这个题目。

真的是一样大厄

据推友观察国庆阅兵的女兵不但身高一致,连胸部都一样大。经CCAV4新闻显示该结论基本属实,正如受访女民兵所言,当奥运礼仪小姐是向世人显摆咱的大腿,国庆阅兵就轮到展示咱的胸部了。其实这活早有人干了,?黄金甲?啊。

PS:
草莓兵
趔趄这词原来是英译的 lurch
还有 台风 typhoon

这些事外包吧

1.一个推友就兴师动众劳民伤财的国庆阅兵发表评论,这种粗活最好外包给朝鲜,朝鲜人这活干得不赖。以前看朝鲜的大阅兵时心里只有一个想法,真TMD的SB,纯属折腾,但有一次在百脑汇一个卖大屏幕电视的店前一个大电视在放”国产大阅兵”时觉得很感动,好多人跟我一样傻傻的看了很久。twitter上对这事好像是一边倒的批判,我且不评论。这事我是反感的,但做出来的效果我却被感动,唉。
2.因为不想开电脑所以我看了电视,第一次看了芒果台的快女,赶上了总决赛。由于第二天还要早起工作所以我没能坚持看完整个节目以降低我实在太高的智商。后来看新闻知道姓江的是冠军,快女总算选出了个女的。曾哥真的长得很让人气愤,一脸衰气,还不如春哥。这两位爷让我深信,选秀不是选美。
3.ZR说她在校园里捡了一本小书,好像是九评tg的,这个twitter也是关键词,看来想搞贵国的势力还是很多的,身为天朝的屁民还真替贵国担心。真正的爱国者肯定不会搞这种小人活动的,不管是谁不管出于什么目的扰乱社会秩序的人的行为我坚决反对。玩政治的从来都是你方唱罢我登场,屁民只是他们利用的工具,受伤的总是屁民。
4.老妈说最近搞装修累惨了,还有家里几个房间都布好了网线,网口,过几天就能把宽带给装上,邻居家也都装好了。想想这社会还真是变化快,好像就在那么一两年间家家都装电话了,现在轮到了网线,我还笑老爹农民也上网啊。回上海了找个时间去买个二手大液晶屏幕然后把一个本一个台式机寄回去,爹一个,妈一个,不过要教会他们用电脑可能是可能的,但教会他们打字我觉得不太可能。这要搁楚国那会就不会有这样的问题,那会的普通话肯定跟咱沅江话差不多。

痛定

昨天在电话中向东方吐槽後,又给zr打了个电话,然后感觉舒服多了,又活过来了。有时候人真的该给自己找个缺口,感谢朋友们的倾听,我已经忘了自己乱七八糟都说了些什么。周末我又在加班了,下午睡了几个钟头,现在爷又是奥特曼了,爷要打怪兽了。
东方今晚去廊坊出差,小马过几天也要去山东出差而且是去三个月。大伙总是聚不齐,总少那么几个人,算了一下,现在在周末聚会大概只有8个人了。我也动过回老家的念头,听表哥说在沅江中联重科的待遇也有四千了,发展也挺快,最重要的是房价便宜,但是是我把大伙忽悠到上海来的,小罗周勇东方小马,咱要是撤了那也太不够意思了。胖子比我早来上海一天,现在胖子撤了,他还是撤得轻松的。
昨天和男zr女zr都有聊,他俩都开学了,还是学生生活美啊,现在做梦都想回到学校去,这社会真的太黑暗,我已经完全没了原则,纯属老板的棋子,想搁哪搁哪,为了生存咱装孙子,谁再说我愤青我抽我自己俩巴掌。跟女zr电话挂断後上Q发现她有在Q上找我,是手机上Q显示时间错误吗?还是我们不约而同啊。手机上显示我打电话过去的时间刚好她发Q问。忘了问她石油大学的校园美不美,希望公司能安排去那边出差。上次去厦门,光顾着喝酒了没能去厦大转转真是遗憾,还有永定的三菜一汤。
最关心的人当然还是牛啦,也没让我省心,这家伙太单纯了,基本上没什么免疫力,我觉得她最好找一书生型的男友,这样不至于老受伤,还可以尽情挥霍她的本性,不需要改变和委屈自己。建议她考察身边的师兄,单身青年老师,还可以和猴子做资源交换。喜欢嫩的也可以考察师弟学弟,喜欢幼齿也可以求助小华。小华的学生大多是男生吧,没一千也有五百候选人的。

咬牙切齿

真的到了崩溃的边缘,喘不过气来。
压力一层一层不断放大,到我时已经没了向下传递的渠道,我背上是一座倒金字塔。我不停的对自己说咱不干了,不干了,让验收见鬼去吧。
同学里大部分都很悠闲,所以他们不理解为什么会有人受不了而自杀,不就是工作吗?父母也这么想的,你能有多辛苦,不就出几个数据吗?我也不敢告诉他们现在我已经靠药物来安慰自己,坐在车上我就希望这车永远的开下去,有时候我甚至期望一场车祸,从此百无牵挂。我也没法说清楚压力到底是什么样的,只是你会睡不着,睡不好,总是在梦中惊醒,害怕电话响起,没有胃口,哪怕一整天不吃饭。好多次我都是失去了饥饿的感觉,为了生存而吃饭,吃不了几口就想吐。
最近几天我都选择了九点之前就关机,疲倦到失去了倾诉的心情, 有时候想去关心某个朋友,可我现在的状态只能传染极度沮丧的情绪。如果时间再长点,可能我会不再有朋友,因为我厌倦一切,包括朋友。这个时候如果能和东方一块痛饮一番也许能减轻点压力,不能喝酒和东方说说话也行啊。这种苦闷和压力真的只有经历过的人才懂,东方真的是个好男人啊,比药还管用,不仅是女人要找他倾诉连男人他也能对付,而他自己却是个特感性的人。东方赶紧给我打个电话救救我吧。
也许是饭否的关闭让我失去了发泄的场地,越过墙去twitter上好像都不知道该怎么发泄了,傻傻的。
生存总是艰难的,男人就该承受这一切,只能用那句压力是为了让你更好的成长来安慰自己了。
我不算一个消极的人,可能真的累过头了,要学的东西太多了,包括如何释放压力。我在慢慢的把自己变成一个刀枪不入的人,职场上没人同情你,指责你的人到处都是,努力做好自己的事。加油。

找抽型人物

去扬州的路上接到一客户电话,挂了电话真的很火,贵国政府里尸位素餐的爷委实太多了,多到抽都抽不过来。
故事是这样的,我总以为在政府部门从事技术工作的多少要有点专业知识,但是很多时候我很生气很生气,给他们做培训的时候简直是在给他们上数学化学物理课,而且是高中甚至初中的知识。当然也有很多是真的高工,大家交流起来很海劈,不过据我观察这些人一般都不怎么得志,混多少年了还只是个主任。
今天给我打电话这位爷先是埋怨试验试剂的配方不行,没有按他们已有的试剂来设计实验!这是自动仪器啊,爷!并且用的是国标方法,我们怎么可能根据你们的药品来设计仪器啊。分光光度法检测的特征颜色,所以试剂是确定的,而且是不可或缺的,那怕是其中最不重要的掩蔽剂也是不可以不加的,因为是自动仪器。我很耐心的给他解释硫氰酸氨不能用铁氰化钾代替,虽然都有氰!接着他反复向我求证另一个试剂是不是某实验所需要的,天啦,化学式写成分子式您就不认啦,式量知道吗?好,式量一样,结构式您知道吗?看官能团的位置是否一样。官能团是什么?不能再讲了,再讲我自己都要糊涂了,您把上面的英文拼一下,包括括号和横杠,还有数字。好的我确认这就是XXX。但是上面写的是C2H4,你们的说明书上是(CH2)2啊。您找碴吧。

以后咋联系

本来打算给老友写个邮件的,两三百字后作罢了,觉得腻,写不下去 ,就想拿起电话。
追究以前和朋友们的联系方式,感叹变迁之迅猛。一开始是信件,此方式颇为古典,始于高中时代。那么初有”远离”的朋友,也没手机,住学校监狱,同学都关押在一中监狱,三中监狱,四中监狱,身陷囹圄中的人们仅有的娱乐方式就是通过信件交流对各自监狱的看法,还有监狱里的新鲜事。三年后刑满释放,被扔到了大学这个为所欲为自由地,虽然装备了手机,宿舍也有便宜的电话,但监狱时代的风俗暂时还留着,更多的朋友到了更远的地方。信件这种费时费神的古老行为一直延续到我毕业,不过频率越来越低,最后一年才有一封吧。短信渐渐成了主流,那会一熄灯宿舍里所有人都盯着那个屏幕,都在往上码字,想想都觉得辛酸,我那个索爱手机打字之慢超冠绝伦,感谢那只手机让我有了耐心,后来当我换了黑莓后,哇,发短信简直有了一种复仇的乐趣,别人几个字,我回了一堆字。
短信的方式持续了三年,短信还是装载不下我那么多的废话,而且它的即时性不怎么适合我,我喜欢慢慢写,等回短信是很没劲的。于是我选择了邮件。现在有时候还会回头看那些邮件。在一个论坛里找到一位朋友给我一个Gmail邀请,于是我接触了我认为最好的邮箱,在这个邮箱里我保持了九百封邮件,差不多有一本小说的字了吧。
邮件的方式到现在我还喜欢着,只是懒惰了,很多次都是写一半放弃的,打电话几乎是身边所有的选择,有事说事,没事无联系,生活也越来越无聊。
通讯方式朝着高效,即时发展,最终的结果是我们失去了希望,失去了等待的耐心,最终也失去了联系。3G肯定是要到来了,视频电话的出现会加速这种熟悉的陌生,君不见多少人隐身于QQ之中,连个招呼都嫌多余吗?
将来的联系会是什么样的?

新发现

下午几个老朋友打了长长的的电话,我的废话还是那么多,他们的也不少,拦都拦不住。口渴倒无所谓主要是手酸啊,后来才知道她她她居然是用耳机接的,就这么折磨我的。
接我电话老姐开口还是普通话,她以为常州客户打来的,心跳肯定加速,血压升高了不少,心情指数也降低了一些。上班之后最怕的就是手机响,怕到我现在一直调的震动,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手机不闹就是好手机,谢天谢地。老姐居然不辞劳苦周末从北京跑山西做志愿者去了,去探视照顾福利院的小朋友,爱心大爆发啊,这个周末很赞,还有男朋友从江西飞过去全程护花,听得出老姐现在真是足够的幸福。现在的老姐可是越来越有味道了,会生活,有决断。生活在北京和上海的人大概都会被某些”奢侈”的东西影响到吧。朋友大部分是同学,很多当初要好的同学如今已经陌路,因为共同语言的缺失,生活氛围的差异。有些人的注意力集中在游戏上,有些人生活的重心是股票,有人早早的为人父母,孩子就是生活。还有一些人虽然生活在不同的城市,奋斗在各种行业里,但他们的的生活理念相同,相互推荐着新鲜的陈旧的现代的传统的项目,相互鼓励,不断的尝试和分享,心越来越近,有说不完的话,有分享不完的乐趣,成年后的朋友就是这样的。
挂了老姐的电话又给Q同学打了她好像还在午休被我闹醒了,这可真是糟糕的事情,她就是个潘多拉盒子,打开了就合不上了,絮絮叨叨讲了一小时29分42秒,这还是我强行挂断的,追溯往事,展望未来,人生和理想,爱情和事业,我们的谈话包圆了。通过对话我有个发现,就是我很少有跟女同学合影,只有一张照片上只有一个女生和我,这张照片也早不见了。想来想去,应该还是合过几次的只是都没出来照片,前后有过两个女朋友却没有一张合影这也太逊了吧。
可能东方那能找出毕业时我和女生的合影,回头让他找找,我要打印出来,做为证据,证明我也认识女同学。

魔方

历时两年,终于第一次复原了魔方。好兴奋啊,赶紧拿着魔方跑到同事那边,每个人都给看一下。

两年前买了一个魔方,那时候不知道什么公式,以一种原始状态复原。我的数学学得也不是很差,但也没好到可以复原一个魔方的程度,最多也就复原一面而已。魔方在我们宿舍待了一年多,六个面都完整只有两次,一次是买来的时候,一次是小斌玩烦了把魔方给拆了再重装的。

一直没有游戏细胞,也不曾痴迷于任何一款游戏,而且一直不理解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对重复的机械动作那么投入,不停的砍啊,杀啊,有个屁意思啊。我玩过三个游戏,数独(这个是不是游戏还有待论证),CS,极品飞车。填数字的数独是我手机里唯一的一个游戏。CS是大四那段时间玩过的,主要是宿舍和宿舍的对战吸引了我,那时候连小平都被吸引加入战斗。毕业后没有了这个环境就再也没有碰过了。

我最讨厌的两种活动就是游戏和打牌,任何游戏,任何牌。讨厌的理由是一样的,这两种东西都是和别人一块协作玩的,玩游戏我没感觉到快乐,还要被人训,往往看我游戏的人手舞足蹈的指挥我,game over后还被说不行,而打牌,我输了钱还要被人骂,我还玩它干什么,找不痛快啊。可是我爱好的事情好像也是这样啊,打球我也不怎么样,吉他也弹得不成调,可我还是爱好,这又是为什么了?

被抛弃

以前在gmail了设置了AI的新闻关键词,尽职的google总会把AI的最新消息带给我,很久了都没有一条好消息。没有人愿意给AI这个永远的英雄一个机会了,也许AI就要退役了,一个时代的英雄就要这样黯然谢幕了。
永远的无冕之王。
AI没能成为传奇,估计很快也会被人
遗忘,如果不是专门去收集这几年都很少能看到AI打球。
我希望AI还是不要低下头颅。首发只有五个,AI的梦想里还需要一枚戒指,如果这枚戒指不是靠自己的实力拼来的,那么戒指将毫无意义,可以不是头,可以拿很少的薪水,但要有足够的出场时间,而不是锦上添花跑龙套。
老天是公平的,给了AI最好的天赋,也给了他孤独的灵魂。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