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日传奇

周日一觉睡到11点半,把最近忙于考试和思念缺的觉都给补上了,起床后取出相机一个人奔植物园了。一个人走在那个冷冷清清的地方,脚下有金黄的银杏叶的响动,其实一个人也没有那么糟糕,至少有更多的思考。
拍照的水平还是没有长进,还是无法控制噪点,不知道是不是器材的问题,下次带三脚架出门试试。

简单

    很久没看书没看电影,想一个人成了大部分的生活。
    今天在工作时间我给自己放了个假,一个人在宾馆睡觉,看电视,到现在我断断续续看了十一集电视,睡了三四个小时。看什么你都能联想到某个人,梦里也是。你说为什么两个有着共同目标的人却走不到一块了?或者说我们为什么都认为我们想要的只是简单,简单的爱。这个简单其实很小很小,这两个很小的针尖太难对接了。于是我们只能错过,是我们把简单想得太简单了。

秋天来了

    下课后同事把我送到公交站,尽管是周末人似乎比平时更多,乘务员是个年轻的小伙子,笑起来很善意。小伙子在努力的招呼着拥挤的人群,一路上他都没有放弃这群糟糕的乘客,尽管没有人听从他的建议,人们还是固执的站在那个损人不利己的位置。有时候你的好并不会被理解。
    秋天来了,感情黄了。在公交车上一直在畅想中了五百万后的种种,很美好。从概率上分析刚刚经历了一个绝对小概率事件,在同一个坑里摔倒了两次,如果我现在去买彩票的话应该会有一个不错的结果。下了公交车,周围没有了拥挤的人群,心也一下子空了,于是我放肆奔跑着,妄图把那种空荡荡留在马路上。

又是一年春逝时

还没来得及发春,夏天就粗暴的进入了。
只是在上下班路上和公司楼前见到了灿烂的桃花、樱花,玉渊潭的樱花应该开得很漂亮,我却始终宅在了家里。最近两周一直在等一个电话,始终没响起,等不及了的我去了邮件询问,很快收到了回复,开来我还要继续困在北京,这座我不喜欢的城市。
不过我始终是个快乐的人,下周出发一个人去宁夏、青海巡检,在工作的计划里我加上了自己的计划,完成了青海的工作从西宁去拉萨。如果时间允许真希望自己从西宁一路到格尔木,那曲,拉萨一路慢慢的行走,我想去看纳木措的高原湖,也想在夜晚静静的坐在布达拉宫的广场上。
总是一个人不断的在路上,6月份估计回去新疆出差,大概过了今年我就真的走遍全国了,上次在黑龙江鹤岗有个司机跟我聊天建议我写点旅行的回忆,会的,以后我会把那些旅途中的故事慢慢的讲给她听,然后带着她一起上路。
其实留在这家公司挺好的,不错的待遇、福利,超长超多的假期,算下来我甚至比一个学生休的假还多。宽松的工作环境,每一个领导都那么给力,都像朋友一样,没有人给你脸色没有人逼你。马上一年的合同就满期了,要不要续签了?

那些摄事

个人经验,对摄影有兴趣的可以看一下。

1、最近一直在纠结各种器材,大到红圈头、手柄、外闪……小到金刚屏、滤镜、渐变镜……,其实器材真不是最重要的,狗头光圈收两档也很锐。如果不是装逼请不要使用最大光圈,虚化也不是越虚越好。

2、《纽约摄影教程》真的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好书,它讲的不是技巧而是摄影的哲学,任何一张照片都要有个主题,光和透视关系都是为了突出那个主题。

3、利用好手中的器材,比如550D,可以导入三个滤镜,经过多次尝试我觉得富士底片、佳能萤石人像、佳能萤石风光这三款滤镜很强大。

4、拍高大宏伟的建筑无法避免畸变除非你有机背取景的相机或者移轴镜头,那要好多好多money。

5、如果没有广角镜头,但是画面又很宽怎么办?手动对焦保持焦距和光圈用三脚架固定相机环拍5张然后用photoshop接起来。很遗憾昨天在故宫的时候没有想起来这点,当时那个恨哪,恨自己没有广角镜头,恨550D不是全幅以至于不能留一张全景图,其实Photoshop自动命令里既有HDR也有接全景功能。

6、最开始我想第一支红圈应该是70-200 F4小小白的,小小白打鸟焦距不够,拍人又是浪费不够锐,那是一个纯属装逼的玩意。后来我把目光转到17-40 F4上,但是最近我又放弃了它,暂时不可能升级为无敌兔,在APS上17X1.6=27.2mm,这是差不多75度的视角,还广个屁。但是红圈的诱惑太大了,不带个红圈怎么好意识拿着相机啊。

7、根据我个人的经验,以旅游为主的主最应该考虑的是广角镜头,所以我打算上图丽11-16/2.8,超广角。

无聊的人无聊的周末

明天一定要出门做点什么,我对自己说。
北京有几百万剩女,我深深的为自己没能消费掉她们中的一个而自责。
平时是6点半起床十点睡觉,周末给自己跳了线,8点起床。起床后一杯咖啡当早餐,把GoogleReader看了,然后是重要娱乐时间,湖人VS快船,科比 VS 格里芬。中午做了青椒鸡蛋结果又吃撑了。下午听歌,看书,顺便写了点字,然后拿相机拍下来传到了人人,豆瓣还有QQ空间,也想发在博客里,不知道添加为附件可不可以。

何必何必

昨天下班回家的路上迷瞪之际接到了LQ的电话,她说她在她们公司网站上看了一篇文章后忍不住给我打了电话。
絮絮叨叨说了半个多小时吧,以前话痨的我真的无语了,因为生活太平淡了,尽管我整天东奔西跑,但这工作有什么可述说的,可能活得太安逸以至于都没什么感触了。所以老老实实当了一回听众。在我逼问之下得知她看的文章是她们华为内部论坛上一个帖子,回忆中学时代的,大概我都回忆了八百遍了吧,三言两语转移了话题,这一转移不得了,后面的半个小时都是她在鼓励开导我走出”宅男”状态,甚至用到了”生理需要”这一严重词汇。其实我也没觉得自己真的有那么惨,虽然没钱,没房,没车,没女朋友,没关系,真有需要了可以啊……,你懂的。我倒是怀疑她的生活真有那么积极吗?华为的人不是都崇尚狼性文化吗?每周只休一天还老加班加班,就这她还这么有滋有味,还教育起我来了。不过我还是听从她的建议,走出去。至于怎么走出去,忘了问她,只好求助于Google了。

但愿大家都好好的。

回乡偶记

算了一下这个春节我已经在家待了二十七天,几乎可以媲美学生时代的寒假,对上班族来说有点奢侈啊,以至于我于心不忍了。

这个假期是踏雪归家,假期里天公作美一直是阴晴相间,没带球鞋回家,只好穿着登山鞋打了两场球。

在家的大多数都是在家陪家人的,不过似乎家人都对我兴趣不大,都出门串门打牌去了,亲友们纷纷表示你以后怎么活啊,什么都不干,牌不打,游戏不玩,烟酒不沾,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装逼样。每当我反驳我爱好广泛涉猎颇广,摄影、书法、读书、思考,说得我自己都有点汗颜,这也算爱好?跑了几场同学聚会,问得最多的还是那事,有了吗?如实作答曰“无”,联系不多的同学会表示怀疑,进一步追问而我进一步苦笑确认后,问题变为“是不是要求太高”。再次苦笑,错了,我几乎没有要求。

回家最诡异的是碰到了几个很多年没见的,就算现在在路上遇到也可能认不出来的同学。在沅江办护照的时候后面有个女生说认识我,对话后发现还真是同学,高一的同学,女大十八变啊,小姑娘如今已远嫁英国。一个初中同学居然和XX联系” ,�。还在路上偶遇了一小学同学,没敢打招呼,后来鲁总告诉我他正和她搞对象。

回家拍了两百多张照片,试了HDR和全景照片,效果还可以。更多的是给小侄女拍的,小朋友太可爱了,有时候会做一些匪夷所思的动作,总是给我一阵惊喜。本来想给牛同学拍点照片的,但她坚决不配合,专门买的小痰盂至今还没什么用武之地。想拍美女还真困难,每次带着相机有时还扛着三脚架都铩羽而归。

假期结束一直在为回北京的车票而焦急,实名制后也不能让人代买了,着实困难,心中暗自焦急,甚至萌生今年春节玩归早走的念头。不过后来还是挺顺利的,下午四点定的机票,凌晨一点就躺在了北京的床上。

新的一年有很多想法,还是一步步来吧。

我的2010

1.4

记心不好,上半年无从盘点。只能从7月转会北京后盘点。

1.5

领导同事几乎都出差了,一组去了海南,一组去了云南。奶奶的,好地方不让我去,冬天让我去黑龙江,夏天让我去苏州。

感谢blackberry的大肚,手机已经两年没删过短信了,所有的记忆都能从手机里找回来。

三月

我的2010是从三月开始的,三月做了苏州太仓项目,三个站,验收得比较顺利,做为项目负责人在那么短时间内完成我自己是很自豪的,可惜公司一点奖励没有。做那个项目真的很累,协调Shimadzu、Metrohm、 HACH、DKK、太仓环保局、省中心,还有公司驻昆山办事处的人,自己还要调仪器调系统写验收报告。整个过程中和Metrohm的CHM小吵过,岛津和 哈希还有DKK的人比较给力,一开始没有进口的过硫酸钾,岛津的LQ帮我从上海带了过来,很感激啊。DKK的PYF一直陪我到项目结束,兄弟一块共进退, 虽然以前听他们同事说这人不怎么的,但接触后发现还可以,看来有利益冲突后的人际关系就是不一样。

干完太仓项目是直接去的宜兴和国电的人合作,国电的项目是江苏那一批里最简单的巡测站,但是和国电的合作是我整个2010年最不开心的事情,在宜兴和昆山都和他们吵过,尤其是昆山的那次,吵完后 分别给公司和sentech的WZ打了电话,并最终导致了我的跳槽(跳槽的原因很多,但这个应该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萨拉热窝事件)。三月的路线图是 上海-太仓-宜兴-无锡-苏州-上海。

四月

四月是用来悲伤的。四月的开始第一次见到了ZR,几个朋友一块去了西塘,我一如 既 往的混蛋,而且是混蛋到底了。想想还是比较悔的,本不应该这样的。从西塘回来去了趟苏州,然后就去了重庆。尚洋的人都是老朋友了,合作比较愉快,那趟火车 之旅也比较愉快,软卧车厢里三人都是出差族,海聊了一晚上,下车后还住了同一宾馆,一块吃了顿饭。从重庆回来,在杭州下车了,和东方、小不点同学会合于西 湖。四月的西湖美不胜收,可惜天公不作美,东方在等我的过程中还把手机馈赠给了西湖。

重庆归来后见了两老同学,兔子和老蒋同学,在人民广场会合的时候一眼都认出了对方。那一天陪俩超级无敌美女第800遍逛了南京东路和外滩,在上海也待了快两年第一次和兔子重逢,逃避的东西总要面对的,还好,比较坦然。

五月

提 前了十天去订往青岛的火车票,没有。从无锡出来回上海下车就去问去青岛的汽车票也没有。于是五一就宅了。假期结束去了安徽,马鞍山-淮南-宿州。从宿州直接去了江苏盐城。回上海后和东方,小罗,张睿一块玩了个周末,那天四个大老爷们睡一个床,我被挤成了肉饼,一觉醒来浑身都疼。

五月和晶晶 还 有兔子去看了世博,晶晶给买的学生票。逛世博逛看人头了,从此对热闹有了恐惧症。一直逛到十点半才回去,晶晶怂恿我和兔子拥抱一个,本人向来腼腆,以击掌 离别。那一刻心中还是有很多感慨的。五月已经确定了离职,都忘了自己卖身契还没到期。请同事一块吃了最后一顿饭。通知了上海帮,于是五月的那个周末来了一 干同学在松江大学城吃散伙饭。离别总是伤感的,没成想,我的离开只是个开始,后来陆续有一些同事,同学也都离开了。东方还赖我,是我把大伙忽悠到上海的, 我却是第一个离开的。其实我不是,胖子才是第一个离开的。

最后的五月老姐带团去上海看世博,于是又去了外滩。在和平饭店前目睹了一起非常暴力的流血事件后坐他们旅行团的车去上海南站地下的银泰吃了巨贵的冰淇淋。后来一个人又最后一次逛了淮海路,瑞金路,徐家汇。

五月我进京了,到新公司签了合同后开始积极组织北京帮。在北京的第一个周末就和给力琪同学一块去了天津。耗子去火车站接的我们。坐着鹤男同学的小破车开始了天津之旅,天气很热,但我们玩得很happy。耗子和鹤男这俩天津地主的招待还是很给力的。狗不理且贵且不好吃。

六月

从天津回来后便开始了个人历史上最长的一次出差,苏州。这趟差出了整整55天。热啊。六月的某天老姐又带团去看世博了,路过苏州,于是我们又相聚于苏州木渎。晚上在上岛咖啡长聊,很美好。

六 月下旬阿才和ZHY同学去上海玩,我再一次尽陪同职责。我印象很深刻,那天同事开车送我去苏州火车站,因为堵车只有十分钟就要开车,于是我一路狂奔去苏州 火车站,艹,火车站没了!十几天前火车站还有的,再去苏州火车站没了。一问才知道新站台在老火车站背后,于是浑身汗湿的我理所当然没有赶上火车。后来武汉 分公司的同事终于过来接手了,我们几个班师回京。

七月

七月一个人去了濮阳,在下高速被伟哥截了。这是个多么大的错误啊。和伟哥喝了两天酒,于是我又忘了我去的目的,回来后开始阵阵蛋疼,抽自己几巴掌吧。所以整个七月都在悔啊悔。

八月

八月的有一天猴、我、阿才三人在家里喝到十一点多,然后轮番给同学打电话,还给刘老师打了电话。这样的好日子不多了,猴又要离开了。

八 月开始征战西北,首战是宁夏石嘴山,贺兰山脚下,第一次测量黄河水,果然很黄。革命有分工,作为职业搽屁股选手我开始艰难的学习系统和通讯,仪表的活放一 边了。搽完宁夏石嘴山我又赶往甘肃天水。从宁夏石嘴山-银川-兰州-天水,由黄土高原进入秦岭,对我这个南方水乡之人来说倒是别有一番风味。尤其记得秦岭 深处那个差不多20公里的麦积山隧道。

九月

天水一完活又被一纸调令发配到青海。头一趟上青藏高原,稍微有一点高原反应,一天 就症状消失。到青海后先报了个团去了青海湖,日月山,丹噶尔古城。穿着短袖的我在日月山见到了雪,都不敢下车了。青海湖边风光无限好,天地无限接近。日月 山,青海湖边都有双眼皮的白色牦牛,真的是双眼皮耶。高原上草原的辽阔似乎感染了我,都忘了旅途疲累。丹噶尔古城勉强值得一看。第二天又一个人去了藏传佛 教格鲁派(黄教)六大寺院之一——塔尔寺。这是一趟朝圣之旅。塔尔寺很大,足够我朝拜一天了。第一次真正意识到藏传佛教的虔诚,一路磕长头的藏民,大金瓦 寺里铺着小毯子磕十万头听着ipod一身jeep的磕十万头的时髦汉人,印经院里专心唱经的小喇嘛,还有无数的转经筒。我觉得自己被感染了,那是一种力 量。

项 目刚好在风景如画的金银滩,可惜那时还没有相机,只能把种种美景照在脑中。唯一不适的是赶上了穆斯林的最大节日古尔邦节,找不到吃的。我住的宾馆就在青海 最大的穆斯林寺庙东关清真大寺后面,可惜胆小没敢进去凑个热闹。9月终于从青海回到了北京。公司发了个过节费,又放了16天长假,于是毫不犹豫的回家了。

十月

十 月再度入宁夏,头一站是固原。活不难,但是一直干耗着,就为了等省厅厅长过来剪彩,一等就是二十天。每天都要吃羊肉和羊汤,火很大。十月第二次遇到鹅毛大 雪,还好我带了冲锋衣。宁夏羊头很好吃很给力。在固原一度被误认为是记者,莫名其妙的得到了礼品,于是知道了记者这行是有所谓车马费的。在固原等待的日子 里和LWD一块上了趟六盘山公家森林公园,深秋的西北山林,万山红叶。老龙潭水深千尺,六盘山中无大王。当时我们带了个宾得单反,可惜山中雾大,没出几张 好片子。

固原完活从容赴内蒙巴彦浩特,看望大学室友晓斌。在巴彦浩特承晓斌款待,喝得很美好,第二天又逛了敖包。一个完美的周末过去了再从 内蒙返回宁夏石嘴山,装个天线,调试VPN,一天完活。再赴甘肃天水,依然是装天线调VPN,在与电信的协调中无意中得知国安局也有用4009这个端口。 在天水的两天吃了参与了一个非常混乱的饭局,区长为了和财政局某个美少妇科长搞破鞋一同到环保局检查工作,赶上了饭点,由环保局书记作东,局长,某主任陪 同饭醉。不幸的我撞枪口了,被拉去成了牺牲品,被一群西北狼灌了,尤其是那个区长灌了我3大杯白酒。第二天借道咸阳回北京。

十一月

十一月开始会战东北,为了环境监测总站三十年站庆献礼。北京-长春-哈尔滨-鹤岗-兴东-太平沟。北国风光如此冻人。对东北的记忆只有冷,冷,还是冷。回京的旅途颇为惊险,前往佳木斯的路上高速因风雪关闭大巴走小路,路上目睹对面一车在冰面上打滑转了两圈后掉沟里了。

十二月

再赴东北,这次更冷,北京—哈尔滨-黑河-呼玛。最低气温零下45度。鼻毛被冻,眼睫毛被冻,经实地试验,撒尿还是不会冻的。

明天继续总结。

 

 

碎末之岁末

头说如果不愿意出差,过了元旦再谈以后的工作,这让我突然有了某种危机感,这一年又过去了,似乎什么也没有留下。

拉开抽屉,里面是一大摞登机牌,我过的是一种工人版的在云端。常常会不由自主的思考要是命运扼住喉咙的问题,也就是罹难的问题。我对事故的发生地耿耿于怀,在比较过各种交通工具的死法后我还是倾向于飞机,毕竟那样可以从容点,舒展点,痛快点,未了还可以悠长的来一嗓”啊”。即使在幻想我仍然是理智的,选择空难也因为赔偿可能会多点,最后为家人多做点贡献。
自打上了单反,出差就多了这么个大累赘,单背一个大包是不怎么方便了,经常在宾馆费一番功夫在拉杆箱和背包里来回倒腾出一个相机包的位置。沿途确实有很多美景,但匆忙之间你甚至懒得折腾背包和行李箱,后来我开始不辞劳苦的把相机背着,很装逼的样子。今天又上了一个小痰盂,定焦头,鹤男推荐的,据说成像效果很好,很实惠。纯属是穷人的折腾。拍的那一组照片自我感觉还不错,想传到人人和豆瓣上赚两声吆喝,满足一下虚荣心。拍的照片都是差不多20M一张的,上传得二次加工真麻烦,豆瓣上传一张后我就没兴趣了。给好朋友发了两张精品,还真把他唬住了,没想到我还有这手。
这趟出差终于把《送你一棵子弹》读完了,对刘瑜的热爱又多了一层,这么好的女人你怎么能允许自己和她没有关系了?考虑到年龄,距离,认知的差距,只能是我不计年龄差距爱上她了。读完后感觉,虽然都姓刘,但是刘静和刘瑜还是有点差距的,而我跟蚊米应该没什么差距。不过我的死党,刘静同学你也不要灰心,跟同龄的女孩比,你已经足够优秀了,这个优秀是我照着刘瑜的标准评的。在北京飞黑河的航班上,多半是俄罗斯人,看上去都不像是有什么文化的那种,所以我一书在手还是相当装逼的。跟拿一ipad纯装逼相比,拿一本书,尤其是一本好书,装逼的成本小很多,装逼的效果好很多,这算是无心插柳的装逼,装到骨子里了。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