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忙之间

0 第一次经历零下二十度的寒冷,佳木斯的机场很小,需要自己走过停机坪上飞机,6级大风加剧了寒冷把所有人都赶到飞机过道里,后面的人还在大呼,前面的人快点,要冻死了。两个半小时后回到了零度的北京,觉得很温暖。熟悉的机场8号线到上地,路过的天通苑和回龙观让我觉得北京真的不是人生活的地方,甚至比寒冷的黑龙江边更像地狱。回到蜗居的地方,洗澡,把所有衣服都扔到洗衣机里。感觉到低血糖了,打开冰箱还有点剩饭。煎了仨鸡蛋炒成蛋炒饭,然后撒上新鲜的青椒块,捧着大碗打开电视坐在沙发上,很快就干完了这么大一碗。泡了杯自己从银川带回来的枸杞茶,然后找了本书躺床上,时间下午五点。

1 从来没去过那么冷的地方,据说冬天是漫长的7个月。到达边境后没有宾馆只能住老乡家,睡的是火炕,不能洗澡,甚至不能洗脸。同事四天没有洗脸刷牙洗脚,自己都能闻到自己的馊味了,因为戴了帽子。在这种地方除了降低对卫生的要求还得降低对食物的要求。下午三点多天就黑了,晚上能看到明亮的银河,也能看到对面俄罗斯哨所的灯光。
2 越来越憎恶电话,手机待机时间越来越长,这个月的包月时间居然才用一半,流量连一半都没用掉。好像不希望得到问候,也不屑去问候了。博客几个月都没更新了,每次更新围脖都是在机场候机。
3 辞职的念头不断出现在脑海里,回家似乎越来越迫切了。这个想法应该会在不久实现的。有时候会怀念上海的两年,忙碌,无处不在的压力,牲口东方,牲口小罗,晶晶,小谢。在上海会有出门的欲望,而北京我彻底成了宅男,除了买菜我几乎不想走出房间一步。
4 打开电脑会把围脖,twitter,人人,豆瓣都刷一遍,但是就是不想和那些账号背后的人对话,看着就够了。听说饭否回来了,只是我走了。打开豆瓣的购书单,有四本已经有货了,但是还有二十多本一直没有。准备下单的时候记得《送你一棵子弹》好像之前买过了,不放心的在书柜里看了看,果然有这本。
5 一个人久了,真的会成为一种习惯,一个人出门,一个人买菜,一个人做饭,一个人听歌,一个人的单人床。

洗洗睡吧

周末去了趟内蒙阿拉善左旗,和大学同学也是四年的舍友晓宾聚了下。晓宾是个地道的内蒙汉子,家在巴彦浩特。晓宾在车站接我之后就开始张罗饭局,一圈电话下去,地点,人物都有了。来的都是典型的内蒙汉子,还有女生,传说中的丁娜。
到了内蒙有些东西是躲不过的,酒和羊肉。我都已经吃十几天羊肉了,顿顿是羊肉。酒喝的是河套老酒,口感挺好。我的酒量还算可以,半斤白酒能走路能数数,但是我知道这是内蒙,还轮不到我嚣张,所以我很低调的装不能喝,但最后还是喝了半斤。后来晓宾说亏得他那几个同学手下留情,不然肯定给我喝趴下。
喝完白酒已经是十一点了,可这些哥们丝毫没有散场的意思,转场到酒吧,又是西北地区的夜生活,摇骰子喝酒,继续被"陪"到凌晨两点多。我以为这就结束了,MD,不算,还有下一场。摇摇欲坠的我们进了洗浴城,哈,这里面可是有内容的。到这会基本上我已经算是良知丧失了吧,挨床就着,尽管可能有的节目精彩。也就在这里我把钱包丢了,当然当时不知道,第二天中午醒来才知道。
可以肯定我没干坏事。
但是我的钱包确实没了,可把我急坏了,我可是出差在外啊,没了身份证宾馆没法住,登机牌办不了,钱没了卡也没了。可把我急坏了。
万幸的是,钱包被人捡到了还到前台,不过里面一毛钱也没给我剩,几张卡身份证都在,一堆发票也在。多好的人啊。
所以虽然丢钱了但心情一点没坏,第二天照样愉快的看了当地的敖包,也去寺庙里拜了佛求了平安。然后和晓宾一块辞别这些朋友去了乌素泰。ps:这帮朋友包括晓宾都是腐败的公务猿。

长草的博客

也许这是生活变美好了迹象,我的博客终于长草了。
查看邮箱里有三篇半成品,8月写于宁夏的”那些交情都变老了”,9月写于青海的”理想的炊烟”,中秋写于湖南老家的”等待下一个冰川纪”。就让他们躺着吧。
8日晚飞抵银川,第二天转车到了固原,那时我还是卫衣罩短T。第二天还在床上就闻都有人说下雪了,以为是句玩笑,起床后拉开窗帘,还真是鹅毛大雪。
这已是今天遇到的第三场雪了。四月在苏州太仓也是遇到如此的鹅毛大雪,9月初上青海湖,在日月山天高云淡,雪山连连。风景我是看得多了,下一趟是去海南吧。明年也会上西藏。
一直眼馋机场,车站的vip候车室,免费的咖啡,无线网络,杂志。再坚持几个月我应该就是全球通的银卡了,就能享受这vip了,可惜这三月每月话费直线下降还不到两百,看来这移动的vip是没戏了。各航空公司的vip条件都太高,咱又不是坐头等舱的,一年也就飞那么二三十趟,vip是没戏的。

日子好长的

一个人在外面太久了,已经忘了家。
本来就没有家。
一个人走了很多地方,银川,石嘴山,兰州,天水,西宁,海北州,青海湖…没带相机所以没留下什么照片,这样也好,看风景的人更专心了。不过回北京肯定会搞定单反的,必须的。这点工资反正也买不起房子不如买个单反娱乐一下自己。
八九相交的青海非常适合旅行,草还有点绿,天空有一种内地看不到的白,不对,是阳光有一种晃眼的白。气温,嗯,穿长袖肯定不行的,在西宁买了个外套。西宁的衣服不便宜啊,找了很久才在一个超市买了件一百五的冒牌the
north face,先对付着。
早上气温估计得有零度吧,反正冷得够呛,白天倒是蛮舒服的。
工作就像撇大条,好不容易出来一条,谁知道还有下一条,还有下下条。MD

做为一个倔强的人

几乎人人都有自己的”怪”癖,我也不例外。有感于某女的QQ签名,说一说我的倔强吧。

我的倔强大部分源自于我小时候的生活环境。我不跟人吵架的,当然朋友之间争论是另外一回事。几乎天下所有的父母都会有吵架,小时候咱爹咱妈太年轻气盛了,三天大吵,一天三小吵。那时候没有KTV,咱爹咱妈就靠吵架做为主要娱乐活动,唱完了他们还让我和弟弟给他们打打分――选择立场,是支持爹还是支持妈?站错了队回头收拾你。从那时起我就对吵架异常的反感,吵什么吵,不高兴拉倒,要么闭嘴。
同时我坚定了自己不挽留的态度,因为咱爹咱妈一吵架就拿离婚说事,我那个恨啊,都说儿子和妈感情深,但是我比较同情我爹。我妈老拿离婚要挟威胁他,这事让我反感。一度我对他们离婚甚至都抱期待的态度了,两爹两妈没什么不好。
鉴于我爹我妈长年累月的离婚儿戏,所以我对分手离婚之类的威胁非常抵触。甭管我多待见你,你要是说分手,我绝不挽留,我会说”分吧”。同样要是结婚了只要你开口说了离婚,这婚怕是离定了,我就这么倔强。

2010 6月购书单

  1. 《从一到无穷大——科学的事实和臆测》  (美)G.伽莫夫 ¥21.4
  2. 《送你一棵子弹》 刘瑜    ¥18           刘瑜的小说,值得一看
  3. 《常识,反对一个失控的美国》 (美)贝克  ¥13.9
  4. 《四手联弹》  章诒和,贺卫方 ¥28.9         两个NB人,敢出来掐架的人至少有点底,不是假得那么一塌糊涂。
  5. 《我的奋斗》  罗永浩 ¥21.1         这算是我买的第一本励志书吧,北京开关厂厂长的励志书有点搞笑
  6. 《1Q84 BOOK2》 〔日〕村上春树 ¥24.5         赶潮流的书

这是个头晕的夏天

夏天,本该荷尔蒙乱飞的,我却困在了苏州。
这两天每天都是一顿饭,饿到快倒下了才吃上饭,血糖浓度很低,蹲下去站起来眼里满是星星。沮丧太容易传染了,每天都有接到朋友的电话,各种无聊,各种控诉,其实我比你们更惨,不过我还是闭嘴好了。
工作好像永远做不完,北上的日子一拖再拖。回去还有很多必需的事情,很紧迫的得为舅舅去买药了,对一个生命快到尽头的人来消除他的担忧,给他最大的希望是亲人能做的。每次舅舅给我打电话问什么时候回北京我都很警醒,这是一个人求生的意志。我并没有告诉舅舅,甚至都没有告诉家人医生对着病历给出的生命期限,这个期限太短了。
前两天居然梦到了<<生活大爆炸>>里的Penny了,我也太无聊了。

木渎的快乐

出差一个多月了,从来没有过,虽然知道回北京会很热,还要早起上班,但仍然想回去。甚至有点后悔离开上海了,压力小了很多可还是有不如意的地方。心情不好不想理人,幸亏每天和东方保持通话。

今天算是最高兴的一天了,又见到了老姐。上一次见面还是五月底在上海外滩,这一次居然又在苏州木渎见面了,大概这就是我们工作唯一的好处吧,工作之余能见到朋友。老姐住的是木渎的金山路格林豪泰,我用GPS一路导航到了高新区的金山路,来回兜了好几圈都没店还黑漆漆的,打电话被告之还有个金山路,GPS真TMD的笨。还好两个金山路离得不算太远,开车过去也就十多分钟。因为我知道格林豪泰就是绿色的,路过的时候我一眼就看到在大堂里等的老姐。这附近也没啥可转的,我们又不想去人多的地方,于是找了家上岛咖啡,聊了两个多小时,和老朋友在一块就是不一样。
不知道下一次见面会在哪,北京?海南?昆明?…都有可能啊
PS:以后见朋友就去上岛好了,环境挺好的,价格也不贵。星巴克店都太小人多,上岛的店一般都很大,价格两家都差不多,星巴克的杯相对来说大点吧。

生活大爆炸

昨晚经历了一场生活大爆炸,第一次被泡妞了,妞也就是传统意义上的小姐。因为这次做的是某人的项目所以某人请我们吃饭喝酒然后每人发一小姐。严格的说这并不是我第一次碰到这种事情,但我总在灾难发生之前”出局”,这一次我仍然运气不错,又出局了。
当小姐们排排站供我们挑选时,我假装接电话跑到外面了同时我拨了ZR的号,没通,幸运的是这时候确实有电话打进来了,救命的牛同学。以往她打电话过来我总要不得不小心的安慰放肆的谴责她要控诉的人,每次都要为她莫名其妙的受伤害的故事分析和总结,虽然我的分析和总结完全不合她口味。
不过这一次小强可没这么好心了,小强得抵抗那排排站的穿着块小布的波涛汹涌的女人,不等牛同学发挥她的困惑,我主动向她描述了我的困境,在她表示了鄙视和同情时我赶紧结束谈话,重新拨通了ZR的号,这时候只有ZR平和的低音才能缓解我的不安。
我喝了一点酒,应该没醉,但是也有一些糊涂,我说了很多在酒精的帮助下,挂电话后回到本来我应该待的地方这种令我不适应大社交活动也差不多了,天啦,每个小姐居然拿到了一百块小费,我连碰都没碰她呀。
本来这篇博客的重点在于记录我和ZR的那通电话,因为我确定了一些东西同时也不确定了一些东西。但是还是不要写出来的好,不然这会成为证据的。调侃朋友我会很轻松,一写到感情我就没词了。
迷上了美剧<<生活大爆炸>>,感觉自己有点像弱智版的leonard。第二季马上就看完了,
Penny不错的花瓶。第二季里raj上<<人物>>在饭店里自我陶醉的时候居然出现了<<好汉两个半>>里的怪伯伯,又是我的大爱。推荐…


Sent from my mobile device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