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眼里常含愤怒?

昨晚东方打电话过来聊天的时候听到了我这边有新闻联播的声音,他很鄙视的问你看新闻?我赶紧为自己洗刷清白,这不正在换台你电话来了。
为什么我们对ccav如此反感?挂电话后我还认真看了一会,结果是电视里一片歌功颂德,而我却七窍生烟破口大骂,贵党其无耻程度简直是无可理喻了。新闻里充斥着某某的重要指示,甭管什么样的灾难在贵党的新闻总会出现对贵党的感谢,却没见到贵党有谁站出来为这些灾难的制造道歉,更别说负责了。贵党有很强大的无赖逻辑,培养一个干部不容易,怎么能轻易引咎辞职了?那不是更加辜负了党和人民的期待吗?全中国所有老百姓都想当公务员,所有人都很精明的很独到的分析,当公务员不是为了那点台面上的工资而是它的福利和灰色收入。大家对公务员的谴责更多的眼红,是嫉妒,恨不能取而代之,不管谁在位都会是一个球样,只有当自己的权利受到最大程度践踏的时候才想起公平和正义。
这就是中华传统美德。哎

刚发的那篇博客还是一周前写的。
昨晚把模版重新上传了,实在受不了之前的丑陋样。现在的模样也…至少现在是个整体吧。
学生时代两三天就要打场球;离开学校的第一年每周还跑去东华大学打球;第二年偶尔去;现在,上一次打球好像还是春节在家。
学生时代几乎每天写博客,上班第一年一周一篇;第二年一月一篇;第三年估计会是一季度一篇吧。
估计还要一周才能回北京,回去后要好好打场球,然后好好看书准备注册环保师考试。

代沟

出差十来天了,还没有任何可以回去的迹象,这是我在上海上班时很少有过的,至少那时我出差总是可以周末回去和朋友们一块双休的,现在我连去还个信用卡的时候都没有,只因为我跟着几个老头子。
老头子很敬业,水平也很NX,但是我弱弱的认为NX的老头子效率很低。目前的工作效率是我的前任BOSS不可饶恕的,当下确实理所当然的,国企和私企真有这么大区别,私企的效率起码是国企的四倍。跟私企里铺天盖地的压力比,目前已转会国企的我表示那是不可理解的,能做多少做多少,没有时刻表,没有紧箍咒。一度对前工作苦大仇深的我一方面享受着前所未有的散漫,一方面又为自己的虚度年华而悔恨,说白了咱还是工人的德性。
和几个同事探讨了一下企业文化,得出的结论就是各打一板子,都TMD的有问题。但是认真一想国企出的活的质量真的很高,在这行业内混了两年了还没见过工程做的比这家
牢靠的,大概是因为这家专门做国家站从不缺钱吧。其实这种做法这种价格来做这种省站根本就赚不到钱,如果要是还能赚到钱,那我的前雇主是不是也赚得太多了?
工作的事情最好还是不要写在博客上的,我应该没泄露什么吧。

就在这一天

就在这一天,我,在北京,正式上班了。5月签合同的时候人事问我什么时候能上班,我随口答了个6月4号。真的没别的用意。
上班的第一天部门的头带着见了一圈同事,名字我一个没记住,初次见面没啥感觉,希望大家以后能好好相处。收拾好我的办公桌发现我身处险境之中,左边是两大boss的办公室,后面是几个总监的办公室,办公室还都是玻璃的,要是打个呼噜,接个电话,聊个QQ肯定会被逮的。危险啊。我说怎么隔壁办公室人满为患,这边怎么空荡荡,被boss盯着谁不难受啊。
前台姐姐是不错的,问了我生日,结果比我大三月,还把我生日给记下了,估计生日的时候公司会给点什么惊喜吧。前台姐姐热心的帮我复印东西,安装电话,这春天的态度立马让我消除了对她手腕处残余刺青的揣测。看着这位姐姐脸上的油光,忍不住的感慨都不容易啊,已经老成这样了,二十岁的眼神,三十岁的皮肤,四十岁的心态,都是让谁逼的啊。
因为是上班的第一天所以没什么任务到我头上,而且左右无人,boss全不在此处,尝试了掏出钢笔写信,五六行字后无奈败下阵来,没词。写信真的成了奢望,已经好几年没给朋友们写过信了,连邮件都没去过一封。都是让谁逼的啊。
还有十多分钟就下班了,正好赶上晚高峰,四点半下班,估计得六点到家。都是让谁给逼的啊。
6月4日,我什么也没说,都是让谁给逼的啊。

世博之行

先给出一条我认为比较不错的一日游路线图吧。非洲联合馆看歌舞表演――耐心排队看法国馆的裸男――尼泊尔馆扔钱给菩萨――亚洲联合馆体验西亚风情――远大馆体验九级地震――无需排队最佳城市示范区深圳馆感受潮流文化,意大利博洛尼亚看兰博基尼――韩国企业馆体验韩国女人热情的啊呢哈撒哟。看完这些估计是晚上9点多了。
 
世博是某个极其自恋的党办的一个大party,无与伦比的浪费和无聊,幸亏身边是俩好友,就当是聚会聊天了。
世博是排不完的队,收拾不完的垃圾。
告诉你一个秘密,世博其实是世界上最大的投影仪和电子屏展示会。其中最有创意的投影仪我个人认为是巴基斯坦馆的冷气屏幕。
如果你以为在世博会上能看到什么新奇的东西话,那么你肯定会特失望,都是哄老人和小孩的.当然如果你刚从山顶洞里出来那就另当别论了.
有些国家太不象话了,盖那么大个房子,里面就放五分钟视频,然后什么也没有了,这个国家是以色列。那个克罗地亚馆连视频都没有,就几张图片。有个排队的老同志问工作人员你们是不是故意用排队这种方式来吸引我们啊,有些餐馆就这样干的。
不要指望晚上去看英国馆,因为英国馆是零排放,是生态的,所以为了节约能源他们没接电。不出意外,英国馆会让所有人失望的,虽然它真的很先进。
俄罗斯馆就是个儿童乐园,还不能互动的儿童乐园.
法国馆:最值得一看的应该是法国馆了。据晶晶回忆法国馆有个青铜裸男,兔子同学也对那个裸男一顿猛拍,还大赞这个裸男身材好,切,我看还没我的好。这个裸男的真实身份是大师罗丹的作品《青铜时代》。法国馆还有一些管子,管子里有一些图画,站在管子里面,就能闻到图画里的香味,图画里有土豆你就问道到土豆的香味,图片里有人喝咖啡,你就能闻到咖啡的香味。法国馆的料应该还是很多的,有属于国宝级的油画看,介绍说是真迹,米勒的《晚钟》,马奈的《阳台》曾经出现在我们初中的美术课本上的,大家都有印象。法国大餐表演由于人太多来不及欣赏,法国馆的那些造价不菲的植物柱子我们都没好好欣赏,不就一些草嘛。法国馆一进门还有一辆好看的雪铁龙,什么时候雪铁龙也这么好看了。说到汽车最佳城市示范区里博洛尼亚馆有一辆兰博基尼,酷。
比利时馆有白精灵,还有蓝精灵,还有蓝精灵的兄弟姐妹,还有儿女。好大块的巧克力,扛一块回家可以吃好多天。男人不能带女人进比利时馆,因为那里有对女人有致命诱惑的东西,钻石,据说有1800万美元的钻石。
荷兰馆有什么?我忘了,只记得荷兰馆晚上不敲章了。还有一辆造型怪异的太阳能电池,围着看了半天没研究出来人从哪里进去,说它是汽车多亏旁边有人发现了它有几个轮子。后来在欧盟的馆里也看到了这个车子。
西班牙馆超大,是所有欧洲馆里最大的一个,它很侥幸的逃过了我的失望。泰国馆和印度馆外形很NX,里面据说很垃圾,一块排俄罗斯馆的时候听旁边的人说的。关于沙特馆,可能江湖传言它太NX了,我们到的时候已经要排五个多小时队了。中国馆,没预约就算你排一天也不行。
尼泊尔馆倒是不错的一个馆,外观很精美,全是木头雕刻的,里面也精美,到处是佛像,很中国特色的是,大家都往佛像上扔钱。如果你是个佛教徒建议你去逛逛尼泊尔馆。
巴基斯坦馆,看门人是个很冷酷的巴基斯坦人,穿传统服饰,本人第一次用英语跟老外交流的机会给了这个巴基斯坦人。跟看门的冷酷巴基斯坦人不一样,进门的巴基斯坦人见人就说we are friend。巴基斯坦这个中国小弟真的是中国小弟,中国是YY的展示大国形象,巴基斯坦是展示他们的女人地位没那么低,展示的全是他们的优秀女人,一路看过去就认识一个铁娘子贝布托,不知道缅甸有没有展示他们的昂山素季。
非洲联合馆里最热闹了,晶晶给我和兔子拍了一张跟一个打鼓的黑人合影的照片,结果照片上只有我和兔子,黑人太黑了,成了背景。那些非洲国家馆都是中国帮他们建的,他们也就派个人过来站一下柜台而已,看看盖的章就知道了,全是椭圆形的。不过里面也有好的,比如那个土著音乐和舞蹈,看的时候只恨自己为什么长这么矮,只能零星从人缝里看一点。
还看了一些小馆,但是因为他们太小了,所以忘记了。这一天真的是累啊,腿都走断了。
 
 
 
 

加油,好男人

收集了几张好人后对好人开始过敏,再说我是好人,抽你丫的。
昨晚上Q后看到老姐的一串留言,每个人的感情都会有悲欢离合,只不过有些人的盐放多了,有些人的油放多了,最后的菜的味道不一样而已。
像我这样的光棍,而且是乐得逍遥的光棍来说去安慰和鼓励围城里的人似乎有点滑稽,所以我不打算劝解老姐,这是她自己的选择。听上去有些残酷,可是劝解有用吗?但是我还是打了电话过去,还说了很多,说一些让她高兴的事。幸亏我是个笑料多的人,并且老姐的笑点不高。
处在水深火热中的八十后,目前的大环境让我们更加的内忧外患,有些东西不是努力就行的。房子,车子,孩子,从学校走出来两三年的我们怎么可能做到?动不动高达百万的房价,大城市里更是高达三四百万,懂数学的人都会绝望的。有些站着说话不腰痛的人要把我们赶回老家。艹,不是我们不愿意回老家,而是我们回去干什么?种地?如果有地种也行啊。在我们最需要的时候我们什么都没有,纯天然的什么都没有。
这周老姐又要飞到北京,可惜她只待三天,她离开北京的时候我可能才在去北京的路上,而且我还不能像老姐那样做空中飞人,只能在火车上晃过去,我得省钱,我得有个房子。

Sent via BlackBerry® by BerryMail

我的梦想做一个绅士

在过去的日子中国社会里有一个叫乡绅的阶级,他们主持基本的正义,办学,修路,架桥,有时也会去迫害那些追求爱情的鳏夫寡妇。这些人好像在一夜之间被号称”代表最先进的生产力”的某党革命了,一同被革命的还有血腥的资本家,但是某党后来发现他们也要吃喝玩乐,于是便复活了血腥资本家,让这些资本家更加血腥替他们服务。而主持正义,办学,修路,架桥这些体面的活计某党坚决的亲力亲为,哪怕干得很差也不给别人掺和。本应该成为一个文明和谐社会最广大的群体乡绅就这样彻底被某党给灭了。
总感觉乡绅这个词比精英比中产阶级更美好,同样的儒雅,知性,人文关怀之外还多了些田园气息,质朴。乡绅比之中产阶级还多了一份正义,没听说几个中产阶级在政府和底层社会之间沟通的。中产阶级之所以是中产阶级便是他们放弃了本该他们承担的很多社会责任,他们漠视了底层社会的痛苦。
我常常跟人预言某党自封的正义垮台的年限,一开始是五十年,后来是二十年,现在再次修改到三十年。三十年后我五十五岁了,那时我会向年轻人描述这时候的荒唐。我的预言基于对社会矛盾的考量还有社会大众权利意识的觉醒。社会矛盾已经快要到不可调和的阶段了,挥向校园的屠刀,被视为违法的自焚,精神病医院里众多来历不明的病人,恐惧和仇恨是崩盘前的基本特征。
如果有乡绅这种群体的存在,那么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乡绅之所以是乡绅是因为有正义,而乡绅的正义是不为某党所容忍的。归根结底还是我那位毛姓老乡缺乏一点乡绅气质,把毛和华盛顿换一下不知道今日的中国和美国会是什么样的?

马上去吧

本来前天还可以买到青岛的慢火车票的,排队的时候突然家里来电话,一些不好的事情发生了,太突然了,一下子心情全没了。赶紧回到宾馆上网查资料,然后再打回家询问,情况还在掌握中,希望他们不是瞒着我的。昨天中午再次去买票,我不断在降低期望,不断的说服自己卧铺15个小时,或者硬坐15个小时都可以,可是就算是这样也没票了。哦,我忘了问站票,晕,我怎么会忘了了?今天下午一回到上海立马奔汽车站,汽车总应该有吧。居然连汽车票都没有了,不就个五一嘛,咋这么多人啊。
明天去试试看能不能上车后补票吧。
我并没有想着去青岛玩,去的地方多了,大概知道了旅行这回事,所有的公共假日看的只能是热闹而不是风景。无论走在哪里你都不得不作为不受欢迎的背景出现在别人的照片里,你的注意力集中在避让行人,你加快步伐以为前面也许人会少点,可是不管你走多远你身边照样笼罩着跟你一样盲目的游客。
我只是想给她一个惊喜,只想陪着她一起走走校园的林荫小道,断断续续的告诉她一些好玩的事情,或者干脆默不作声的听风,听阳光。我只是想践行一份承诺,我说我会出现在哪里就一定会出现,不管路有多远,出现在你需要的地方,需要的时候。当我发现我做不到这些时,我觉得很沮丧,觉得自己还是不够成熟。几年前我也想过这样做,但是仅仅停留在想的阶段,从来不曾有所行动,给自己找了个貌似很强壮的理由,钱,那时候我只是一个穷学生。为什么我不能去打工赚钱了?那时候我已经20岁了。如今钱已经不是问题,但是同样也能找到借口,时间,精力,该死的工作。有时候会想起《周渔的火车》。我缺的不是时间,不是钱,而是一份坚持。而坚持不只是爱情的需要也是做任何事情的需要。成功离我还是很远。

晚归

倒计时开始了,要做的事情太多了,这座城市越来越不舍得。
给晶晶的生日礼物都好几周了都没送过去,开玩笑说明年一块送。鸭梨很大啊。
周末的同学聚会很happy,四年没见的,六年没见的,还能在人群里一眼辨认出来,是美女在哪里都能吸引色狼的眼光。都没有逛街两顿饭就吃到了晚上九点多,不是我能侃,而是有太多的话想说,肯定的说我的话应该是第三多的。做为此次聚会中唯一的男生,且胆小的男生,我勉为其难的当了一把不称职护花使者,下次再有机会送,我一定送回家,而不是送到地铁。当兔子同学和蒋同学分别的那一刻紧紧相拥的时候我在想为什么不能把我也拥一块啊,想想都流口水。
因为疏忽出门的时候手机没充电,中午后手机就自动关机了。鉴于凌晨的时候兄弟们在路口等着我,还等了半个多小时,早上我乖乖的刷碗了,并且对昨晚被你们烙饼一样烙了一夜毫无怨言。
早晨还在床上,刚把手机卡插到东方的手机里,ZR的电话就进来了,菠萝菠萝蜜,我感到很幸福,这样说是不是言重了。手机没电更严重。

One night in 重庆

事实上我在重庆住了两晚,而白天却只过了一个。
带了好些东西最后都没用上,问题并不像电话里讲的那样,这个问题如果不到现场怕是很难解决。用作清洗水的去离子水里有杂质聚集到了一个电磁阀上,电磁阀不能完全吸合,于是一直有水溢流,水流很细,而且贴着冷凝管壁。其实这个问题超级简单,如果你能发现它的话。上海重庆往返软卧是一千三百多块钱,比机票价也便宜没几毛钱,时间是31+28小时,如果算上出差补贴和住宿费就比机票贵了。但是懒得跟老板算帐,毕竟老板是让我从无锡飞重庆而我自己不愿意的。
到底是贵了两百多,软卧比硬卧舒服多了,4个人一间房,床大了一些,空间也大了一些,更重要的是每个房间里都有电源了。而硬卧虽然一节车厢有两插座但是没电。软卧还提供了一次性拖鞋,看上去比一般的三四星宾馆的拖鞋都好。哦,软卧还提供了挂衣服的衣架。去重庆的路上我住的七号房,里面是三人,到重庆后我们三住了同一个宾馆,我请他们吃了顿饭,虽然我们是陌生人。回上海我还是住7号,里面是4人,俩老太,一个意大利人。有很多可以絮絮叨叨的,比如去的时候其实我买的是硬卧还是中铺,但是有人要把软卧的下铺换给我,我才知道这趟车还有软卧,第一次坐软卧。换的时候我还老大不情愿,那人还帮我把行李拿到软卧。老太太有点可爱,对老外很感兴趣,问东问西,什么忌讳问什么,年龄,婚姻,工作,工资,意大利人中文很好,但也应付不了老太太。老太太一个劲的让意大利人吃她们的东西,可那些东西我看着是办法下咽的。
重庆的美女很多,和重庆的山一样多。因为问题解决得快于我的预期本来是有时间玩的。下火车后给一个同学打电话,她没接,一会一个陌生的上海号打过来,她说她前几天去上海了。买好车票后才在LY的提醒下想起YL在重庆,赶紧打电话慰问一下,聊了一会,下回应该还有机会来重庆玩的。
重庆的生活节奏跟上海迥然不同,安逸多了,这可以从路上行人的步伐上看出来。
累了,OVER。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