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罪

节后就是倒霉的,忙得晕头转向不表,各路神仙对我集中开火,大有灭我之势,环保局主任,科员,公司老总,销售经理,仪器部经理,产品经理,合作合伙项目经理轮番上阵,小强是遍体鳞伤啊。经理说你这一年的努力都白费了,这意味着今年我的年终奖和加薪的机会都泡汤了。我有一颗大心脏。
安慰自己都来不及了,还是重整旗鼓屡败屡战吧。问题出在哪个环节我得好好给自己把脉。
开始还有一些委屈感,我那么辛苦难道就捞这样个结果?但活我却是没干漂亮,给别人带来了很多不便,反反复复搁谁都生气。规根结底还是自己做事太糙,应付,侥幸心理太重。假期里只顾着玩没能及时把电脑修好,电脑修好的时候也没有马上去修改文件,弄到后来没时间了,匆匆结果。
事情做到旁人没法指责太难了,可是还是要以这个为目标。

母校

离开太行山前往郑州的路上心里有许多的纠葛,直接回上海还是在郑州留一天?快到郑州的时候还是下定了决心,得留下来,回去看看,至于公司那边到时候再解释了,大不了扣点奖金。
一下火车速度买好第二天的车票,然后给阿波打了电话,然后打车直奔学校。感觉从火车站到学校挺远的,打车应该不少钱,结果一问才50块觉得怪便宜的。后来跟阿波一说他觉得50块忒贵,可能是我花公司的钱花惯了吧。
到学校是晚上九点多了,一路上走过龙湖镇那一块觉得挺感动的,还是那么热闹的地方,那么学生味的地方。下车后立在马路边,气温还挺高的,身前身后的学生,但是感觉自己离他们已经很远了。这一年的职场生涯在心态上已经很大程度的改变了我。
本来打算住宾馆的,在阿波的建议下住到了他们宿舍,最真实的感受一回学生生活。
跟阿波聊得很晚,告诉了很多外面的事情给他和他的同学,也许对他们有点帮助吧。
第二天起来后在阿波的带领下在学校转了一大圈,以前的宿舍,图书馆,班级一块种的树,食堂。一路上一直在用眼睛记忆着。以后估计再难有机会过来了,想念了这个地方这么久,今天终于遂愿了。

Sent via BlackBerry® by BerryMail
—-
帝力何有于我哉

2010 读书报告一

忙,真忙。睡眠严重不足,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7本还是没有看完。

《我的梦想在燃烧》

余杰是我高中时代崇拜的黑马,抽屉文学是我那个时候效仿的对象。才几年过去,余杰还是那个余杰,而我却不再是那个幼稚的人了,这种变化犹如高中看《读者》觉得清新,大学看《读者》觉得满纸垃圾,完全看不下去。这就是这本《我的梦想在燃烧》给我的感觉,大概余杰也就这档次了。

《理想主义的困惑 》

这本书我只是匆匆的翻了几页,买的时候是书名吸引了我。书的内容其实也很切题,可是我对日本的纪录片导演不感兴趣,哪怕是他是传奇。我对日本的一切东西都不感兴趣,除了女优。

《日月:源于异域的哀乐心情》

这是一本跟风的书,专栏作家的作品集,没啥技术含量。同为锵锵三人行的嘉宾马家辉的功力比梁文道弱了不少。不够新奇,文笔也不咋的,非常典型的香港味,登不了大雅之堂,连小雅都不算。

《疯狂实验史 》

写这样一本书大概要花费不少的力气,估摸收集资料就得两三年吧。瑞士人做事就是认真,书中每一个人都是实实在在的人,都有名字,有出处,都是可查的,并且像大学英语课本一样,每一个实验后都附有相关查询网页,网页上有相关背景资料,视频,动画演示。对于这样一本书读者我首先就致敬了,阅读中多次起立为之鼓掌,精彩此起彼伏。当然再华丽的乐章也有无聊的音节。此书中有写很多好玩并且真实的事情,绝对大跌眼镜,比如1772欧洲流行用人体是否导电来判断阳痿。哦,还有21g灵魂的实验。

好书啊。

《铁皮鼓》《噪音太多》都还没翻看一行。

另外《民主的细节》成了我随身携带的物品之一,反复看,翻开是哪页就从那页看起。2009最大的收获就是这本了。

回到2009

每年的岁末都会总结,年初也都展望。想找出2009年初的那篇已经泛黄的日志在年终时参考已经很难了,我,发生了许多的小事,比如写了5年的博客关闭了。

博客的关闭意味着许多记忆的遗失,这是我的选择,所有可能透漏自我可能暴露内心的窗口在这一年都已关闭,有的是觉得恶心,比如校内;有的则是飞来横祸,比如饭否。这并不意味着人是在变得成熟,而是另一种幼稚,我选择了玩一个不需要别人参与的游戏。后来我渐渐发觉其实是因为厌恶人性里无法剔除的东西,虚伪,自私,渴望被关注,虚荣,哪怕是伟人也会有这些的,虚荣犹如心脏,虚伪犹如大脑,谁也逃不掉。于是我自嘲为西西弗。
这是我在职场晃悠的第一年,做了不少项目,承受了很多压力,失眠,诅咒,但很奇怪我从来没想过放弃。常常谴责自己不够冷静,隔岸观火的谈笑风生和陷入重围的呆若木鸡在同一个人身上反复上演。在内心的演习中我总是冲过一个个高浪,而现实里连鞋都没湿。在我的描述里上海并没有那么可怕,因为它每天都这么上演着。在学校的时候每回去市区对我来说都是一段折磨,不到一个小时的车程我都会头痛,难受,还有糟糕的呕吐。很神奇的是从我上班那天起我就不晕车了,哪怕是颠簸6小时的长途大巴,哪怕摇晃在山区的泥路上。我一点也不觉得从泗泾到火车站的将近两个小时的地铁很远,只有要去东方那里的时候我才有距离的感觉。在宜山路从九号线转三号线是从一个沙丁鱼罐头倒腾到另一个沙丁鱼罐头里。每当看到电视里渔民拉起满满的渔网的时候我就不由自主的想到地铁口。有时候我会一个人多坐7站地铁只为买一个蛋挞,这是一种转变。
渐渐的习惯在路上的感觉,因为还没老,出差的空隙里我就走走看看,只当是公费旅游了。这一年还真去了不少地方,足迹不再限于江浙一带,前后去安徽的蚌埠,淮南,马鞍山;福建的泉州,晋江;广东的佛山,广州。每到一地基本上都品尝了当地的美食,也顺便拜访了当地的同学。在泉州被环保局的人灌倒了,狂吐之后是也多亏那人把我送回宾馆。同样是喝高了在蚌埠,一车人下车嘘嘘,把一个女主任留在车上脸憋得通红。
其实没有那么难,这是我安慰高三的表弟的话。自己的工作也是这样,只要不是太愚蠢都可以完成这种不需要多少智力活动的工作,真正的挑战是领导别人,而不是被别人领导。你输光了也就输一条短裤,别人输光了可是里外三件套。有时候刁难也是一个解决问题的态度,并不是所有的刁难都有为什么。如果内心不彪悍点,还轮不到别人来碾压你,一阵沙尘暴就把你埋葬了。胆大,心细,脸皮厚,仔细思量这话,太有道理了,不只是妞手到擒来,工作也是顺风顺水的。
这一年放了两个长假,五一,十一,两次都让我心力憔悴。两个长假做了两个决定,完成了两种不同形式的失败。一个物理没学好的船长开着船笔直的朝对岸驶去,他忽略了水的流速,到岸后却是离目标好远,再回来他仍然忽略了水的流速结果离出发地也很远了。这么多年的物理我真是白学了。
五月在杭州和小不点浩子小白一块玩了好几天,围着西湖转了又转,似乎每次到杭州都会给小不点打个电话一块吃饭。在广州很遗憾没和李悦碰上头,大学里我们算是难兄难弟了。和牛一块登上了东方明珠,在相机的电池快完的时候我们才发现下面一层的风景更好,玻璃地板让恐高的人眩晕,而我却是十足的享受。打印了一张背光头发飞舞的她的照片那是纪念吧。和猴子在徐家汇逛了完了电子卖场,吃了大闸蟹,参观了徐家汇大教堂,猴子的运气真好,我和别人去那么多次都没能进教堂就这次进去了。晚上听了苏打绿的演唱会,乡下孩子第一次看演唱会很放不开了,憋了好久。十二月的一天一个人去了天目湖,爬过一个个的岛,到后来下山的时候腿真的发抖了。
在上海的日子有个人不得不提,东方,”牲口”我一般这么叫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的生活圈子里开始没有女生了,有也很少。我接到最多的电话是来自东方的,打的最多的也是东方的。东方这种朋友是我最理想的朋友,因为他有太多的好朋友,谁都是他的好朋友,他关心每一个人,为所有人的事操心,你可以悄悄夹在这一群人里享受着他的关心而不必付出。朋友间的付出大概就是倾听垃圾话还有提供恰到好处的安慰和吹捧。
有些人近了,有些人远了。
这一年尽管我活得浑浑噩噩,但也为很多事情生气了,谭作人,刘晓波,冯正虎……这个名单可以列很长。尤其是刘晓波,在我看来这是一多么理性的知识分子啊,他为我们这些沉默的大多数思考,却身陷囹圄。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点称谓,良心犯。
岁末的时候开始了读书的计划,只有在书中才能找到一个平静的自我。当我知道《民主的细节》的作者刘瑜是个女人的时候惊呆了。文笔,思想这女人都做到了极致,再也不能更好了。
岁末的时候做了一回圣诞老人,又是车床又是铣床忙活了大半天的准备礼物,当LOGO完成的时候我迫不及待的把钻头升起来,是满心的欢喜。原来做圣诞老人是如此快乐的一件事情。

出走天目湖

种种因果让我今天无甚大事,溧阳这地方又是一旅游地,跟宾馆老板打听了一下就奔天目湖了。天目湖名气还是蛮大的,多半是因为天目湖啤酒吧。
整个溧阳的消费都很高,宾馆也都不便宜,从外观上看这些宾馆档次还挺高,市区和天目湖景区都发现好几家四星甚至五星的宾馆。这么小一县级市能有这水准可不容易。
从溧阳车站到天目湖景区坐九路车两块钱就能到。景区的大门票110块,4A级景区不算贵也不便宜。大二时去龙门石窟门票才80还无法承担,总算自己赚钱了。
昨天还下雨,今天天晴,虽然降了温,穿了羽绒服的我也还好。景区里人很少,进去候老半天都没见一人我还担心游船会不会开了。上游船了,发现里面已经有仨游客了,因为人少,在船坞上等了差不多半小时才等来五个人凑了9人开船了。偌大的游船就9人。
天目湖的风景真不错,在船上靠着船舷,双目所及俱是风光,满心的陶醉。在船上我发现这边的人工痕迹还是比较少的,人文建筑几乎没有,湖区除了一些亭,无庙无寺,无人声鼎沸。船把我们送到一座很不错的岛上,湖光山色很是祥和。这岛的标准行程是一个半小时,不长不短,全是木头路。 走起来却是有特色,沿途到处有潺潺的山涧,本来一直戴着ipod的我,也难得的享受了一下大自然的清静。人真的很少,估计整个岛上就我们9个游客,一个人行走于山间林际,得以抛开诸般烦扰。
下山的时候小腿都开始颤抖了,累得气喘吁吁,太缺乏锻炼了,此行不虚。
下山候又坐船去了好几个别的岛,感觉都还不错。
感触一这种地方人多了就不好玩了。
感触二两个人走会有两个人的乐趣。
感触三得有一单反。

Sent via BlackBerry® by BerryMail
—-
帝力何有于我哉

读这等好书

下午才拿到上周买的7本新书,都来不及跑回窝里淋着雨就在路边把快递拆开,拿着这些书觉得特美。这无与伦比的快乐造价并不沉重,7本沉甸甸的书才108块。这点钱在上海实在进行不了什么娱乐活动,但是买书读书却是莫大的娱乐了。
也去过季风书店,确实是很好的书店,推荐的书都是精品,格调甚合我意,但是我却没有支持季风,这一点我很自责。好书的价格其实是物有所值的,季风的环境也对得起这样的价格,只是我太抠门了,我选择了在网上买,就为了省下那点钱。有时候我为自己辩护毕竟我买了正版书,买了纸质的书,我还是对写书的人给以了一定的尊重的。
这么多书我看的第一本是梁文道的«常识»,这书我是我买的第二本了,前一本当生日礼物送给了一个朋友,都没来得及看。当时是在上海书城原价买的。我送了不少书给别人,其实我都挺后悔的,其实我那是在强行向他们推荐我的喜好和价值观,书不是什么好礼物。我很喜欢的那些书送给了他们,他们都没有认真的看过,所以我不得不买两本,一本留给自己。我记得我以前给L送过一本有作者签名的书,L说她看没几页就困了。书可以借给感兴趣的人,不要送给不想读书的人。
读«常识»让我有很多感悟,也趋于平和,还做了些批注。读的时候还想问问朋友的想法,此刻已经不想问了,以免把她问得尴尬,也许她都没读几页吧。
放一本书在枕边,读着入梦。

房事待续

书事是周二写的,昨天BM故障了一直没发出去,后来用Gmail发又发错了地址。
书事写了,网事写了,下一篇该写房事了。房事不好写啊,无论是此房事还是彼房事。

Sent via BlackBerry® by BerryMail
—-
帝力何有于我哉

书事

一口气在卓越上买了7本书,数目是:
苏童/河岸
苏童/刺青时代
梁文道/常识
刘瑜/民主的细节
英若城/水流云在
廖信忠/我们台湾这些年
梁文道/我执
第二本和第六本是浩子推荐的,其他的几本是一直想看的。每个月的购书计划是10本,没有很多时间逛书店了,豆瓣,当当,卓越这些网上买得了。
周末的时候和晶晶小罗逛了淮海路,等他们的时候一个人逛了陕西南路地铁里的季风书店。季风书店里人气蛮旺的,这里是上海的文化地标,前一段时间书店和地铁公司关于房租的问题牵动了上海各界,在多方努力下才得以续约三年。一个城市的地标不是那么容易建立和消亡的,一个稍微附庸风雅的人都会去这里膜拜一下,季风诱惑了很多不喜欢书的年轻人驻留在那里,对这个城市品味的提升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
后来又逛到了淮海路上的香港三联书店,进去找了一圈简直惨不忍睹,没几本上档次的书。以前在郑州也逛过几次三联书店感觉还不错,看来是三联堕落了。

Sent via BlackBerry® by BerryMail
—-
帝力何有于我哉

网事

这次验收的是个市站,后来才知道是清华一研究所出资建托环保局建的。系统,数采和仪表都是我们公司的,环保局的人对我们的表还是相当赞的,一口一个德国品质,德国产品,相信德国人。这站是国家和当地政府投入巨资搞的XX河生态修复工程的配套设施,来这里参观的人很多,据说部长都来两位了,清华的人也会一周来copy一下数据,环保局那头也有远程数据端。这个生态修复工程其实是搞得不错的,从一个从业者的角度看这比太湖的治理要有效得多,对城市内河流的治理很有参考价值。不过这么大的投资需要当地政府财力相当雄厚才行。如果常州的市区的河流都能一直这样持续治理十年后估计水质能达到三类水。每次聊到太湖的治理所有从业者,包括环保局的,仪器商的工程师都说那是不可能的,悲剧啊。
无聊的时候随手打开了本的无线,一下子搜到了N多信号,随便找一个没加密的都能飞快的上网,这下不无聊了。一想也对这是比较高档的写字楼应该有众多无线网络的。呒门口停的车也是相当NB,奔驰S500,BMW750,还有悍马。相当雷人的是街对面那家兰州拉面馆的墙上赫然写着"本店内提供免费wifi",这面店的老板估计是个上过学的,因为他卖5块钱一碗的拉面居然模仿的是KFC之类的做法,有收银机和wifi的兰州拉面,地点常州火车站旁边的红梅公园边。
中午就上火车站买票了,结果还是排了半小时,而且只有下午五点的,艹,一到周末沪宁杭线的票就难买。回到上海赶紧把周日去常州的票买了,照样是五点。在常州火车站等车的时候又掏出了本,还想蹭网,这回找到的是中国移动和电信的满格信号,想起我的商务套餐每个月送了240分钟wlan从来没用过,就打电话咨询了一下10086,客服小姐也很少处理这种问题,查过之后告诉我确定是可以用的,于是我放心的连上了CMCC,然后输入手机号,得到密码登录,网速还真不错,看网页比家里的4M的网还快。可惜的是电池很快没电了,电池是彻底不行了,现在都只能坚持半小时了,换电芯还是换整个电池得考虑一下。


Sent from my mobile device

没有雪的冬天,白冷了

1.晶晶让我下午过去到上外的体育馆滑冰的,我出发得比较迟让她们等了一会。一块到馆子里后发现不让进,正举行冰球亚洲杯,大家对这个都没兴趣,就回头打台球了,打完都天黑了,出来大伙分成几拨各走各路了,和晶晶去了家台湾餐厅。环境是蛮好的,人少,气氛和位子都不错,只是东西不好吃,还死贵。松江大学城这一块的餐馆还真没几家好吃的。路过游泳馆的时候特别想游泳,办个游泳卡吧,现在严重缺少锻炼。明天要去图书馆和书城,要不然就去看电影了,《2012》这种大片就应该在电影院里看。

2.这周有四天在溧阳过的,那么破的地方宾馆那么贵,都赶上上海了。小镇上连个ATM机都没有,那么贵的宾馆居然连网线也没有。周三晚看着电视睡着了,连衣服都没脱。吃到了当地的特色菜,白芹,据说只有这地方才有这玩意,比肉贵多了。这种小白芹跟老家那边的芹菜大小和味道都一样,只是颜色不同,不过还是吃出了家乡的味道。有两顿是在农民家吃的,都四个菜,阿姨只收我十块钱一顿,感慨还是农民淳朴啊。最后一顿饭我只吃了一碗饭,阿姨不肯收我钱,其实那个碗真的很大,一碗能顶上海餐馆里三碗,不干体力活的人吃一碗肯定够了。
 
3.冬日的阳光下走在乡间的路上,觉得特舒服。那几天早晚都选择了步行三里多路。
 
4.看电视剧《蜗居》的乐趣在于发现自己去过的地方,蓝村路,七宝老街,久光,静安寺,电视剧里的地方都是我们去过好几次的地方。
 
5.自己尝试了修改0键导航版的OPM,都没成功,只得求@kunz给发了一份,拿到手也分析了一下,发现 不同的地方只有一个#号,真是奇了怪了。现在手机上的翻墙工具比较多了,twitter用ubertwitter+API,浏览器也有仨,一个自定义服务器的OPM,一个0键导航的OPM,还有一ucweb备用,更保险的是准备了多个API和服务器镜像。奇怪的是ubertwitter用的那个api都两个月了还没被封掉。
 
6.风骚的把twitter上的小锁给去掉了,在bio里也加了几个标签。我属于纯粹的打酱油派,fo的人都是为了得到实际的资讯。现在上t的时间越来越多了,有上瘾趋势。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