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在哪里

如果说最近大伙的"我艹"都作为了对涛哥贸然结婚的最原始的祝福,那我的"艹"献给GFW,发飙的GFW把我的翻墙梯给端走了,每个bb上必有的opera从此就这样陨落了。由于忘了带数据线所以连替代方案都无法上马,苦啊,喜欢的博客读不了,喜欢的网站上不了,不得不忍受着GFW强奸下自宫网站的谎话连篇和废话连篇,唯一与外界联系的只有twitter了。
悲哀的发现饭否回不来了,豆瓣自宫了,GFW越来越放肆,自由离我们有多远?互联网让草民拥有了中国社会几千里不曾拥有的话语权,让人民知道了更多的真相和谎言,可悲的是长官们认为平民不具有判断谎言和真相的智力,于是长官们自作主张替我们做了主张,从此我们失去了真相,因为某些人认为我们不配拥有真相。
长官意识里从来都是平民的错,别有用心,不明真相这样的字眼多次强加给善良的人民。解微积分方程是从小学时的加减乘除学起的,成熟的民智同样也需要一个个事件的刺激。蛮横长官的粗暴举止和愚民策略最后会带给这个社会沉痛的,我以为。社会和人一样也是有底线的,成熟的民智可以把这条底线设置得很高很高,而愚民政策的效果却是有目共睹的,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这条足够低的底线被突破指日可待。
贵党在恐惧。

Sent via BlackBerry® by BerryMail
—-
帝力何有于我哉

有点公德

昨晚在杭州跟小不点同学吃完寿司回到宾馆,十点左右吧。对门的的叫床声简直是风在吼,马在叫,黄河在奔腾,黄河在咆哮,估计整层楼都能听到。这宾馆的隔音效果也忒差了。临晨四点多我又被这嚣张的叫床声给吵醒了,还让不让人活啊。

遇雪

到诸暨了,一路上过的是山区,路边的山上风景不错,雪压竹,云覆山。

工作是蛮轻松的,一点小事。最近读了几个讲旅行的博客,有句话狠狠的震了我一下,不去会死。这话是一本书的名字。震动我的倒不是旅行这事,而是这些人做一件事的果断,有了想法就去做,不去想那么多未知的困难,边走边想。虽然有许多苦难,但是搞定困难的过程是蛮有意思的,我们看的人觉得有意思,写的人也觉得有意思。设想,如果真的把所有的东西都预备好了,这样的旅行,这样的人生是不是都太没意思了。所以我告诉我自己,以后想干什么,最好马上又行动,马上就行动。哪怕开始后发现原来这不是自己喜欢的选择而无疾而终也好。
 
每当我试图跟爹妈交代我要去哪里旅行时,总会被他们劝告不要乱花钱,要存钱买房,结婚,这些”潇洒’的奢侈行为你还不配去享受。很显然他们是相当关心我的,也是在把他们的人生经验之”精华”传递给我。可是我并不领情,告诉他们,是因为我觉得他们有知情权,这是亲情。我已经成年了,有足够的生存能力,做什么并不需要征得他们同意,这是独立之人格。最近也在陆陆续续的卢梭的一本据说很难读懂的,也很有名的书――《瓦尔登湖》,书中有段话我也印象挺深刻的,大意是前人的经验其实是最坏的经验,老年人未必能把年轻人指导得更好,作为一个伟大的哲学家卢梭给出了很多证明,哲学家的逻辑一般咱是找不到破绽的,所以我相信卢梭说的是对的。知识是在不断积累的,我们知道很多我们父辈不知道的东西,西谚有云”气死老头子”大意就是这样啦。从小我们就告知要吃蔬菜,要讲究营养搭配,可是似乎那些专吃肉的美国佬远比我们这些讲究营养结构的黄种人强壮。
 
继续拿旅行说事,从驴友的书里,博客里大概有这样一类人,匆匆忙忙的旅行,沿途的风景大概只有回家整理照片时才有感觉到,拼命的旅行只是为了最后显摆自己去了多少个地方。我告诫自己如果我上路了一定要避免这一点,不只是旅行,还包括生活里。
 
写这些并不是为了说是我要出发去旅行,而是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果断的做。

鄙视小强

很少有这样的周末,除了地铁费用,买了三十块的菜,再没花钱了。这是个好现象。
晚上打了几个电话,有个头痛的问题,同学鸟几的老爹辗转托我老爹让我好好劝劝鸟几。这家伙是个奇怪的家伙,高中的时候睡我临铺,人很沉默,沉默的有点过头了,毕业答辩两次都没开口,以致至今没拿到学位证毕业证。混得这么潇洒了这小子目前似乎更嚣张了,差不多一年没跟家里联系了,也不接家人的电话,老爹找到山东去也不见他现身。仗着自己跟他也算铁给他打了几个电话,这家伙连我的电话也不接,让我有事发短信,也忒大牌了吧。没辄,只能按他的游戏规则来玩。一番文字来往,我有些感触,这小子现在比我最偏激的时候还偏激,恨死那些老师了。而且貌似现在很正,对社会上的种种游戏规则持以激烈的批判态度,其行为也是拒不合作。这倒是当年我的理想,没想到被楞小子给实践了。关于这一部分我也不怎么想劝他,傻人也许会有傻福。但是怎么着也不能不跟家人联系啊,爹妈总归是爹妈,你在外爹妈就担心啊,跟爹妈玩这样的消失就是不懂事了,爹妈可没有对不起你。
没敢告诉他,他爹妈让我给他传递的另一个讯息,他正,不想去送礼请客求人,他爹去。这一点是人都不会同意的,自己丢人已经够显摆了,还搭上爹妈。鸟几也算是有骨气的人,不跟家里要钱自己养活自己。他也有自己的理由,以为自己给爹妈丢脸了,爹妈也认为他给家里丢脸了。我告诉他你可以认为你那部分,但你父母那部分你可不能那样认为。
咱的爹妈都是农民,文化程度都不高,交流和沟通的方式方法可能不大对你胃口,但他们只有一个主题:希望你好。咱都快奔3的人了,和谐局面靠咱自己去创造,哪怕靠瞒骗虚报数据,制造无中生有的GDP和女朋友,但为了安定团结局面,这一切也是值得的,这些都是不上税的,也不会纳入诚信系统。
千叮咛万嘱咐他给家里电话,他还嫌我跟个娘们一样。
挂了电话思量一阵,不禁莞尔一乐,其实是我堕落了,对于硕果仅存的几条峥峥傲骨,我不但没激赏,反而扮演说客一心劝恶,鄙视小强。

Sent via BlackBerry® by BerryMail
—-
帝力何有于我哉

胡扯

忍不住告诉东方这个博客的地址了,不知道他的轻功怎么样。对我们这个时代的人来说真要很感兴趣了除了你躲日记本里不然肯定能看到,之前某人也曾跟我提饭否的事,我一直好奇她怎么知道我博客和饭否的。
成熟的标准是什么?以前我觉得自己是特早熟,人情世故什么的我都洞察得不错,这次wt结婚拿礼金的事让我抖擞了一下,原来我还嫩,该升华的地方多了。东方就比我熟。我简单思维,以为照以前给同学的拿法随礼,我问了一下g,他说一般都是这个额度,关系好再另加,印象中好像是这么个随法。跟东方一报价,他也这么想的,可他比我熟,顾虑周全些,这样的随法不行。刚毕业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人们还不少,五百不少了,尤其是那些学生。而且北方的随法普遍比南方低。慢慢的结婚的人多了,指不定明年就有十多个结婚的,都拿五百钱不老少啊。还有就去不去的问题,山西也蛮远的,这都去了,以后别的同学结婚是不是也要去,请假不容易啊,这么远折腾一下可累,而且路费不少花。不去吧也不好,有点凄凉,关系都不赖,人家都邀请了。
虽然顾虑很多,但我还是开始做了去的准备,买了衣服,参加婚礼不能穿得像乞丐了,这一身衣服便宜也得千把块吧,也是为春节老弟结婚准备的,我这当哥的不能给他丢脸。
感觉结婚离我好远,老弟结婚,wt结婚我都是看热闹的心态。

Sent via BlackBerry® by BerryMail
—-
帝力何有于我哉

始发站

看着丑陋的blogger界面也没法子,下午才知道原来小谢这头牲口昨晚回来了,一整晚都把迅雷开到180迈,本来就不宽的网路全被他消费了。一个不到两兆的文件传到四点也没上去,也没兴趣整模板了。经过昨晚的疯狂折腾大致确立了以后翻墙的方式,vpn。
博客重开还真不容易,多亏有猴子的协助,帮我支付美元,回答我愚蠢的域名解析提问,提供翻墙手段(虽然没用,因为浏览器都限制了这种在线代理,只能用来打酱油,不能登录。)把博客弄到贵国并不是为了放肆说真话,只为了避免几个误入的同学,因为我写高兴了就忘了我跟文中涉及的人是朋友是同事甚至是我的老板。有GFW替我把这些人挡着,我放心多了,连我自己要看都要费一番功夫,您要真的能找到我,估计我再怎么逃也逃不过您的掌心,您比我牛多了。
本博客将和我本人一样低调行事,不宣传,不反动,不色情。本博将尽最大努力记录真实的想法,当然这种真实肯定是”加密”过的,就算是我过些时候也不再记得了,所以任何人不要拿博客里的承诺当承诺,把博客里的事当真事。千万别上火。

无法无天的贵国

1.今天是九一八,想起一首常常出现在电影里的歌,松花江上,一首苍凉的歌。打开各大门户网站,连片言只语都没有。

2.读三联的一篇文章,触目惊心,民航规定空难最高赔付7万。联想到火车的赔付,根据现行的《暂行规定》,火车如果撞死了人,铁路部门可“酌情给予一次性救济费50至150元,或者80元至150元火葬费或埋葬费。邮政的快递后面赫然也印着丢失包裹最高赔付两倍邮资,也就是说如果我寄个两万多电脑,邮资大概是70块吧,撑死能赔你140块。贵国的法律似乎专为防止老百姓“敲诈”国家。

3.在一群同事面前耍了耍魔方,运气比较好,两分钟还原成功,倍有面。

4.闻北京“大食兰儿”发生命案,唉,国庆如果不能离京躲躲,还是宅着吧,北京的人们。

5.无聊的打开Google earth  找到我家那个小破地方,还是一样的不清晰,不过多了一个母校三中的地标了。整个那一带只有我家的,猴子家的,三中的三个地标。穷地方连卫星都不待见。

我家   28°58’12.51"北 112°38’17.24"东

6.下了三张赵鵬的专辑。闭上眼睛听着赵鹏,一个晚上就过去了。想起来大学那会,鹤男带来很多CD过来,有一次宿舍里来了小偷,把电视机,CD机,还有三十张CD里的歌词本顺走了,但是留下了CD。至今我仍怀疑小偷就是隔壁安全工程的那个高个。在鹤男的那堆CD里,我最喜欢的就是赵鹏的《月光森林》。

7.最近读到书,韩寒,《可爱的洪水猛兽》,《杂的文》,连岳 《我的鸡汤》 ,廖一梅 《悲观主义者的花朵》,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数》。

真的不记得把《沉默的大多数》读多少遍了,因为我的记忆力实在太差,每次读我都很乐,很费脑子,都像是第一次读。记忆差的人也是有好处的,一本好书可以读上几十遍。

8.最近听的歌值得收藏的有,彭羚 ——囚鸟     万芳——新不了情   彭佳慧——相见恨晚    熊天平——爱情多瑙河   你的眼睛   旁观者

总算有个看点

1.看?建国大爷?这部片子的首映典礼有不少恶心的事,首先是片子的片面性,到现在国民党还是反动派,成王败寇,唉。天朝总是要求别人尊重历史,可自己从来没有正视过历史。
2.演员的素质挺差的,除了颂德基本上没别的本事了。
3.能集到这么多大腕也只有天朝能办到,多有面啊,都愚昧啊,把专制当面子了,历史会审判你们的。
4.中影,韩三平,这样的公司这样的人物,典型的中国特色,披着公司的皮,假着政权的虎威,滥用本不该有公权力,比资本主义的托拉斯更血腥。
5.历史到了1949就不敢前进了,谁会是第一个面对1949之后那段历史的导演?
6.高岗,建国大爷唯一让我觉得大胆的是高岗的出现。典礼上饰演高岗的演员强调了制片方的认真,对着照片来的,建国时天安门城楼上有个国家副主席,高岗,此人后来消失于天朝的历史,为啥了?某党不但和谐对手,连自己人也和谐。近几年恢复高岗历史地位的运动搞得很大,尤其是高岗家乡陕西。MY1510上经常出现纪念高岗的文章,建国大爷的露面应该会给很多人带来安慰和盼头吧。

我那么喜欢你,你喜欢我一下会死啊

1.我那么喜欢你,你喜欢我一下会死啊。--某推友,话说这句话来自一个童话,从前有一只小猫叫阿狸,它把自己夹在晾衣绳上,想把自己的耳朵拉长--因为它爱上了一只兔子…
2.CCAV的新闻联播连说了N个万岁。没有比这更恶心的了,比芙蓉姐姐还恶。万岁的只有王八。不要绑架民意跟着某党一块万岁,我们手淫,但不意淫。
3.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写的那篇博客惹来了这么多关怀,邮件,短信,电话,这两天好些久不联系的同学也都慰问了我。老姐的邮件是所有慰问里最瓷实的,感动ing。看来我不是一个人,没想到还有这么多人关注我,查了一下我博客的feed,居然有将近40订阅。
4.东方以为我周末能回去,给我打电话商量周末咋办。前几天他去北京了,看到北漂的几个同学活得很辛酸,比我们上海帮差远了。不管怎么样,努力吧,无论是北漂还是海漂的人们。
5.囧 槑 囍,用手机打出了这几个字,不容易啊。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36